援藏医疗队为藏民诊治。 王晓群 摄

  8月是平均海拔5000米的西藏双湖最热的时候,8月27日这个县城飘起了雪花。

  双湖县人民医院院长强卓此时的心情像极了这天气,极度矛盾。帮助了她5天的中国石油援藏医疗队要走了。她心里不舍,既想他们再留几天再看几个病人,再做几台手术,又担心他们扛不住强烈的高原反应,希望他们赶紧回到内地。她已经看到银广悦大夫、领队李安明主任因为感冒而吃了好几天的药丸了。

  8月22日,经过12个小时600多公里的奔波,17名中国石油援藏医疗队员从海拔3600多米的拉萨登上了海拔5000米的藏北最高县城。一下车,几名队员就开始头昏脑痛起来。传说中的高原反应,比想象的更猛烈些。

  经过前期“广而告之”,双湖的百姓8月23日一早就把双湖县人民医院围了起来。有些牧民更是在附近搭起了帐篷,准备打寻医看病的持久战。孟祥安有些意外,牧民们把他所在的B超室围得里三层外三层。

  霍志平握着刀的手开始发抖了。他职业生涯里第一例海拔5000米的剖宫产手术在23日19时左右进行。他稳定了一下,插上氧气,集中精力做起手术。一个小时后,一声啼哭响彻手术室——一个男婴平安诞生。婴儿啼雪山,双湖见奇迹。霍志平紧张的心情平复了一下,把脸上的汗水往护士高博的后背蹭了蹭。又半个小时后,刀口被缝合的产妇从麻醉中醒来。她丈夫巴桑,激动地冲着身边的医护人员喊道:“谢谢中国石油的医生。”

  近一周的时间里,医疗队做了4例手术——两例胆囊切除手术和两例剖宫产手术,创下了中国石油中心医院做手术的最高海拔纪录。回忆职业生涯第一次高海拔胆囊切除手术,党存曙说:“一直缺氧,但投入到手术中去,就忘了是不是缺氧了。”

  缺氧不可怕,最多就是身体上的难受。最怕的是缺设备,这给医疗队带来的是心理上的煎熬。8月25日上午,双湖中学校长扎西顿珠抱着一个晕厥的女孩跑进了心内医生刘涛的门诊室里。刘涛立即把女孩平放在诊台上,由于没有相关手术设备,只能采取简单的急救处理。“这里的孩子身处高原,不少患上先天性心脏病。”他建议扎西顿珠,有时间的话还是要带女孩到拉萨做一次彻底的手术。

  一直跟在刘涛身边充当翻译的南措镇卫生院医生嘎拉,有些心疼刘涛。8月26日,他看了70多个病例。这是他在内地工作也较少出现的数据。“看他忙得很累很辛苦,很不忍心。”嘎拉说。尽管累,但刘涛觉得很有价值。他在诊断过程中帮助嘎拉学会了好多东西,比如量血压、看心脏病。“胆囊和胃病的区别,现在能分清楚了。”嘎拉说。

  这是强卓欢喜的地方。“我们不可能把中国石油的医生们一直留在双湖。他们给我们培养‘革命的火种’,这是我们未来的希望。”

  8月26日,医疗队离开双湖的前一天,双湖县常务副县长梁楠郁告诉霍志平,他所接生的两个孩子有了汉语名字,一个叫霍党生,一个叫霍油生。“此前从没想过和西藏有关系,”已是两个孩子爸爸的霍志平说,“现在,我在西藏又有了两个‘孩子’。”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