岗位素描

  单井看井工:

  主要负责井场看管维护,井口生产数据的录入上报及油井加药、投球、测温、蹩泵等措施的实施,被誉为油井“护士”。

  杨孝兴在喂母亲吃水果。

  “这两天雨水多,防洪抗洪的事情多,你把你母亲送到我家,我替你照顾几天吧。”9月1日,村民陈世银看到杨孝兴既要看井修路,又要照顾81岁的母亲,主动提出请求。

  1962年出生的杨孝兴曾在新疆当兵15年。1996年转业到长庆油田建设工程处,4年前又转岗来到了采油七厂耿湾作业区,当了一名看井工。

  杨孝兴的老家在甘肃宁县和盛镇农村,父亲早年去世,两个妹妹又先后嫁到他乡。母亲张粉兰患上脑动脉硬化后,两年前又患上严重的失忆症,已经到了出门就迷路、见亲戚都不认识的程度。杨孝兴多次带母亲到庆阳、西安等医院医治也不见效果,张粉兰生活上已彻底离不开人了。

  倒休时,他能陪在母亲身边,上班时总会担忧:母亲这会儿不知干啥呢?吃饭了没有?……“最多时,一天打电话问老家附近的人10多次。” 杨孝兴说,“后来别人也懒得接电话了。”

  “照顾病得这么重的老人,万一有个啥事情,我们担当不起呀。”曾有几次,杨孝兴准备花点钱,请附近的村民照顾一下母亲,但村民的担心也不无道理。

  去年春节过后,杨孝兴给母亲请了一位保姆。就在杨孝兴回单位上班的第二天,保姆打来电话:“这个保姆太难当了,给我多少钱我也干不下去了。请您另找别人吧。”

  杨孝兴曾有过让住在西安的爱人赵慧珍回老家照顾母亲的想法,但赵慧珍体弱多病,一年四季离不开药,几乎每个月都得住一回医院。杨孝兴曾把母亲接到自己家里,但住了不到两天,老人不是嫌楼太高,就是嫌房子太小,甚至不吃不喝不睡非要回家。

  因为井场有生活区,2016年4月,倒休结束后,杨孝兴做了一个实在没有办法的决定:带上母亲上井。因此就有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失忆症导致张粉兰的心理状况极差。井场上一有个啥响动,她就说有坏人来了,我们快躲躲;看到电视上人多,她就说这里环境太复杂,快走……“每一次受惊吓,都会造成母亲大小便失禁。” 杨孝兴说,“有一天我曾给母亲换了两次内裤。”

  耿湾作业区应急六班得知杨孝兴的情况后,打算把杨孝兴调整到井区部,便于工作又方便照顾老人。但杨孝兴考虑到老人的起居不正常,怕影响其他人休息,就婉言谢绝了。

  杨孝兴在孝子与员工之间不停地转换角色。转岗看单井的4年时间里,他都是用倒休时间带母亲看病,没请过一天事假。他先后看管的3个井组,都被评为作业区“优秀示范井场”。转岗第一年,他就被评为采油七厂“先进生产者”,2016年还获得了厂“优秀共产党员”称号。

  “作为儿女,伺候老人是孝道,干好工作是天职。” 杨孝兴说,“我是当过兵的人,又是一名有着30多年党龄的老党员,更应该如此。”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