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center.cnpc.com.cn/pic/0/00/09/19/91999_824921.jpg
  罗文俊在罐顶拆卸呼吸阀。

  今年8月份以来,罗文俊变得格外忙碌,每天游走在石油储罐罐顶之间。他是大港油田石油储罐安全附件检测室副主任。作为专业检测技术人员,为在雨季做好石油储罐检测,他把工作节奏安排得格外紧凑。

  石油储罐分布在各个联合站内,由于地理位置相对分散,点多面广,且单井点距离更远,路途上往往会花费很多时间。为了少跑冤枉路,节省时间,罗文俊用随身的笔记本绘制出各采油厂储罐简易分布图。哪个联合站有几个储罐、距离多远,行车时间,哪些道路颠簸,尤其是雨后行车困难等等,罗文俊如数家珍。司机王磊说:“到哪个罐区要走哪条路,罗文俊记得比我还清楚呢。”

  6月,罗文俊曾带领检测小组奔赴冀东油田完成检测任务。其时,人们还感觉不到热,但罐顶已是“桑拿”进行时。罐顶与地面的垂直距离约30米,每天早上,罗文俊准时背起十几公斤重的检测工具,要爬8层楼高的旋转楼梯。“咱们手头都利索点,现在温度不算高,一过10点,就要‘煮鸡蛋’了,大家一定注意防暑降温。”罗文俊的经验谈得到同事们认同。所谓“煮鸡蛋”,是因为罐顶表面温度过高,能把生鸡蛋烤熟。罗文俊幽默打趣:“长期在罐顶工作,身体适应了冬寒热暑,免疫力都大大提高了。”

  连续半个月的“汗蒸”模式,让检测环境变得更加恶劣。此时罐顶温度已经高达80摄氏度,10毫米厚的工鞋依然无法抵挡罐顶面的炙烤,脚心也灼得难受。罐顶热气“蒸”脸,豆大的汗珠不时从安全帽里滚落下来,脸像水洗一般,汗水浸透的工服紧贴在身上,劳保手套只能隔掉一部分热量,他时不时搓搓手,用手套擦擦手心里的汗,也让烫得通红的手心得到片刻轻松。

  去年1月,数九寒天,罗文俊接到中油海作业平台检测任务。在高出海面30米的作业平台上,罐顶的风要比地面的大上一两级,2公斤重的厚工服仍然抵挡不住刺骨的海风,呼出的哈气在棉工帽上结了一层厚厚的冰霜。由于附件锈蚀严重,扳手无法松动螺母,罗文俊把这个难题主动接了过来,“先喷除锈剂,再喷脱漆剂。”喷、拧、转动,铜扳手不停地在他手中飞舞,“咔嚓”一声,螺母松动了。经过1个小时,呼吸阀终于拆缷成功,他才松了口气。

  在这样的环境下,检测技术人员短则工作三四个小时,长则六七个小时。说起检测工作的辛苦,罗文俊憨笑连连:“环境虽说苦了点,但是能把带病的储罐检查出来,还能对损坏的附件‘对症下药’,那种感觉挺自豪的。”在检测过程中,经常会发现受损的附件,呼吸阀杆有裂痕、阻火器通气量不达标,如果直接报废更新,每个附件至少要二三千元,这时罗文俊会亮“手艺”,把呼吸阀杆裂痕打磨平滑,用胶填补裂缝,加上配重片,为阻火器除尘,打散复原……经过他叮叮当当的一番修理,呼吸阀杆、阻火器重新上岗。一年中,连他自己都记不清这样的小维修有多少。他说:“平时多学些理论知识,在检测中多动动脑筋,就可以省出很多钱。”

  党支部书记完卫平说:“罗文俊虽说只是入党积极分子,但在党员岗位实践活动中,以准党员的身份要求自己,工作不怕苦、不怕累,敢挑重担,起到了很好的模范带头作用。”

  从事检测工作6年来,罗文俊检测过的储罐有几万台次。他说:“每次在罐顶检测结束时,环顾四周,视野开阔,就有一种凭栏远眺的感觉。每当这时我就想,一定要把检测工作用心做,做精做专,能够维修、检测更多的附件,做一个有理想的逐梦‘匠人’。”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