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地理·厉害了,我的油

气暖红色老区

  历史不会忘记,当年的红色革命星火曾让神州大地浴火重生。时代没有忘记革命老区,蓝色清洁火苗正让大江南北温暖美丽,也让红色老区感受到清洁能源的温馨。

  放眼中华大地的五彩画卷,红色与蓝色的相融相契无疑是亮眼的一道风景。那些曾经诞生了革命的火种、奠定了新中国基石的红色老区,如今因为清洁绿色的天然气而红颜焕发,盛妆娇艳。

  希望正从老区人民的幸福笑脸上绽放,在日久寻常的一汤一羹中升腾。从捡柴扛罐烟熏火燎到即用即开清洁无尘,从“看山不是山”到山清水秀,从人员外流到返乡创业,天然气润物无声,默默支撑着人们对于“更舒适的居住条件、更优美的环境”的期望,慢慢改变着老区的每一寸土地,温暖老区的每一个百姓,唤醒老区的每一丝生机。

  绿色与发展是相依相连的。如今,两者交响的强音已经奏响。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指出:“我们既要绿水青山,也要金山银山。宁要绿水青山,不要金山银山,而且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美丽中国的图景已经绘就。而天然气描绘的每一种色彩都是践行和推动绿色发展的生动注脚,从红色老区到金色古城,从蓝色LNG到绿色环境保护区,再到多彩的少数民族地区,天然气主笔的发展长卷灵动细腻又雄浑有力,记录着这个时代的变革与希望……

  《石油地理·厉害了,我的油》推出“责任的颜色”系列报道,本期为“红色”主题,聚焦天然气给革命老区人民生活和当地经济带来的变化,敬请关注。 (马莹莹)

延安

  延安,位于陕西省北部。1937年9月,陕甘宁边区成立,延安为陕甘宁边区政府首府。1937年至1947年为中共中央所在地,被称为“革命圣地”。

  “这么便利,以前不敢想”

  本报记者 杨文礼

  “无论在用柴火才能引燃的烧煤时代,还是在需要将几十公斤重的钢瓶扛出扛进才能保障生活的煤气罐时代,如今这么便利的生活条件,以前想都不敢想!”8月14日中午,在延安市宝塔区惠泽小区,从开火做饭到4个菜上桌,用了不到半个小时的徐梅大妈激动地说,“太方便了,天然气让我们换了个活法。”

  徐大妈的话代表了延安市民的心声。地处宝塔区冯庄乡的康坪村,曾是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全国第一个农村团支部的诞生地,也曾经是近400名北京知青学习和生活过的地方。2016年12月21日,随着陕西省“天然气进村入户工程”的推进,康坪村作为西安市周至县马召镇桃李坪村液化天然气安装入户后第二个农村液化天然气利用项目,实现天然气户户通。

  “从过去烧柴火、烧煤,到现在烧天然气,真是今非昔比。烧煤时,孩子由于用火炉子取暖,被烫伤过,晚上睡觉我们被煤烟熏得差点中毒。”康坪村的李大叔说,“夏天用火炉子每做一次饭,每生一次火,就得受一次烟熏火燎、鼻涕一把泪一把的煎熬。”

  通上天然气的村民对过去的日子记忆犹新,在城里居住的居民,对烧煤时代的印象更加深刻。家住延安市小东门街奥特小区的马先生说,他原来住另一个小区的二楼,一楼临街有人开饭馆,每天做饭冒上来的煤烟,熏得人窗户从来不敢开。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延安是一座煤城,特别是每年的冬季,不夸张地说,街上遍地煤渣渣,家家都有煤堆堆,天上飘满煤灰灰。”在凤凰街一家开手机店的女老板说,“那时候,想穿一件浅色的衣服都没有机会,每上一回街,身上都会落好多灰点点。”

  在徐大妈家里,记者发现了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他们全家的春节合影。照片虽然以宝塔山为背景,距离不过300多米,但宝塔山只能隐隐约约看到轮廓。

  “那个时候延安流传一句话,就是‘有塔看不清,有河水不清,有山不是景,鼻孔像烟筒’。”徐大妈笑着说,“不过当时也有好处,那就是黑衣服不用经常洗,黑皮鞋不用经常擦,想看黑麻雀延安多得是。”

  上世纪80年代,随着煤气罐、液化气罐走进城市居民生活,比烧煤方便了许多,但液化气罐有一定危险性。“这且不说,液化气罐搬运不方便,有时候也影响我们的生活,我们曾有一个邻居在搬液化气罐时受伤了。” 家住宝塔区河庄坪小区的一对老石油夫妇说,“我们的儿女在一线上班,有时候家里的液化气用完了,一时没有办法换,只好到外面的饭馆里去凑合,现在这些问题都不存在了。”

  “由于业务上的需要,我每年都要来延安好几次,感觉到延安最大的变化就是空气变好了,现在无论站在延安的哪个高处,都能将刻在清凉山石壁上‘万众瞩目清凉山’几个大字看得清清楚楚。” 从四川来延安出差的刘先生说。

  “天然气给延安带来的不仅仅是美丽的环境和居民生活的便利,也给我们带来了经济上的收益。”开了20多年出租车的刘三宝说,“出租车油改气后,每天可节约燃料费100多元,一年下来这可是个不小的数字。”

遵义

  遵义位于贵州省北部。1935年1月,遵义会议在此召开,确立了毛泽东在红军和中共中央的领导地位,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生死攸关的转折点。

  福气来到我家门

  本报记者 李建

  家住贵州遵义市长沙路附近的杨静女士,今年29岁,是一名土生土长的老区儿女。从小到大,她眼见家乡逐渐变得高楼林立,也切身感受到城市化带来的种种便利。

  下班回到家,轻轻转动按钮,炉灶上升起淡蓝色的火苗。做饭、洗澡随用随取,24小时热水不断。

  印象中,过去的日子总少不了烟熏火燎和咳嗽声。“以前,家里取暖、烧饭,都离不开煤。然而,父母每天生炉子很麻烦也很辛苦。掏净炉膛,点燃柴火,再一点点加煤引燃,常常呛得一脸鼻涕眼泪。回头打扫屋子,乌烟瘴气,弄得人灰头土脸。时间长了,还会让人口鼻干燥,嗓子容易发炎。”杨静说。

  烧煤不仅脏,效率也差强人意,一顿饭做下来至少得一两个小时。刚用上液化气时,杨静一家很是兴奋。“方便清洁,占地少,火苗也旺。”然而新的问题来了,有时候送气的师傅忙不过来,扛罐上楼又成了负担。而且液化气价格不菲,总感觉还没怎么用就没了。于是,家人还是常常烧煤,液化气尽量省着用。

  长大后的杨静,有机会到外地旅行,看到居民使用天然气炉灶,既方便快捷又干净卫生,别提多羡慕了。令她幸福不已的是,家乡很快也迈入了能源新时代。大约2010年以后,家里终于用上了天然气。但那时候的天然气,听说是用槽车从重庆等地运到遵义的,供气也就时断时续。2014年,随着中国石油的管道进入贵州,天然气终于通到了自家门口。从此杨静家挥别了生炉子、扛气罐的历史。

  近年来,除了生活上的变化,杨静发现,尽管遵义有不少项目,但工业园区里的烟囱却越来越少了。贵州省煤炭资源丰富,素有“西南煤海”之称。然而近年来,随着国家对环境和生态越发重视,大家的环保意识明显增强。现在遵义的出租车和公交车,也开始普及天然气,城市正变得越来越绿色。

  “天然气的到来,对贵州、对遵义来说,都是莫大的福气。”过去,由于“富煤少油缺气”的资源禀赋,贵州的产业一直难以摆脱高能耗、高排放、低效益的困局。

  “现在好了,煤炭之乡用上了天然气,就等于装上了一颗绿色的心脏。这样,既能让老区经济得到发展,也能保持天空一片湛蓝。”说起家乡的未来,杨静满是自信,“这里不仅是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红色老区,还会是青山绿水常在的经济新区。”

吉安

  吉安市位于江西省中南部,井冈山就在境内。毛泽东、朱德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在井冈山创建了第一个农村革命根据地。

  蓝金温暖了我们的生活

  通讯员 李瑞臣

  8月3日,在江西吉安市吉州区红军院内的一个小院子里,军队退役老首长陈学文在屋子里休息,老伴正在准备晚饭。

  “以前做饭费时间,现在炒菜做饭快多了。这都得归功于天然气,天然气火大,烧起来也干净,没有黑烟。”说着,她把肉和辣椒先后放进锅里进行翻炒,蓝色的火苗舔着锅底,一股辣椒炒肉的香味扑鼻而至。火苗加热的不仅仅是饭菜,也温暖了革命老区千千万万个家庭的生活。

  西气东输二线这条横贯东西、纵贯南北的能源大动脉,干线江西段于2011年6月30日投产,2012年4月 20 日,西二线正式向吉安市分输供气,结束了吉安革命老区烧柴、烧煤的历史。

  “我今年92岁了,是河北饶阳人。”陈老打开了话匣子,讲起了他的军旅生涯。“1937年抗战打响,中国共产党开始组织当地人民进行武装抗战。当年我12岁,就报名参军了。我打了12年仗,1950年到吉安,在井冈山当过武装部长,1965年毛主席到井冈山是我负责保卫工作。”讲起过去的军旅生涯,陈老滔滔不绝。

  “现在日子好啊,以前烧柴、烧煤球,不卫生也不方便,做一顿饭把人熏得够呛,后来换成液化气,年龄大了换个瓶子也费劲。现在好了,管线通到家里,闸门一开就可以烧水做饭。”陈老说。

  2013年西气东输三线开始建设,2016年年底投产,西三线江西段先期建设的是从吉安到福建,在江西途经泰和县、兴国县、于都县、瑞金市,所经过的地区是革命的红色摇篮,现在泰和县已经用上了西二线的天然气,马上就用上西三线的天然气了,于都、瑞金正在加紧建设,预计明年年初可以分输供气,到明年就能气化革命摇篮瑞金及周边,让老区人民用上干净、清洁、便宜的天然气。预计西三线在江西革命老区的受益人口将达到200万,每年可以让老区人民节约支出2000万元。目前,从吉安到井冈山的支线也在加紧办理各项前期准备工作,预计两年内就能将天然气通到革命圣地,到时候井冈山的天会更蓝,山会更绿,井冈山15万人民也会得到更多实惠。

  随着天然气不断满足人民的生活需要,吉安的工业用户也开始增多起来,从2015年之前没有一家工业用户,到现在的40多家,还有很多家正在洽谈用气事宜。“随着吉安经济的发展,近年来的空气质量有些下降,自从工厂用了天然气后,空气质量明显改善,无风的日子不会感觉有霾。”一家机械厂的负责人说。

  江西是植被覆盖率比较高的省份,天然气的到来保护了这里的绿水青山,也帮助老区人民守护着这里的金山银山。

  

叙永

  叙永县隶属四川泸州市,地处云贵川三省交界处。中央红军一渡赤水河后,于1935年2月进入叙永县。在叙永,还成立了中国工农红军川南游击纵队。

  李家黄粑的能源故事

  特约记者 丁会

  8月初,李德成再次来到革命老区四川叙永县,被商铺林立的繁华市井震撼了。故地重游,和35年前相比,这里早已没了当年的模样,唯一不变的是黄粑的味道。

  1982年,老李访亲到此。席间,长辈端上色泽金黄、软糯香甜的黄粑,品尝后,瞬间让老李看到了希望,当即讨教了黄粑的制作工序和注意事项。临走时,长辈还送了10个黄粑,他一口都没敢吃,两天后,把黄粑原封不动带回了家。

  老李说,当年父母过世早,兄妹7人日子穷得实在过不下去了,身为老大的他才去求远亲帮忙筹钱做点小买卖养大弟弟妹妹,没想到被黄粑的味道激发了灵感。就是这10个黄粑,帮助老李家度过了最艰难的7年。

  回到镇上,老李兄妹严格按照长辈提供的方法尝试制作,并一遍遍品尝对比带回的黄粑味道,调整配料和火候。

  由于制作黄粑的最后一道工序是蒸,旺火大气后加盖蒸制90分钟后改为小火蒸4至8个小时方可出笼,柴火竟成了最大的难题。那时,一日三餐的柴火靠兄妹几个上山捡拾还能勉强度日,如今却必须烧煤才能将黄粑烹制出笼。于是,兄妹7人分工合作,砍柴担柴、捡煤担煤、下乡采购担米、制作黄粑、烧火守夜、担黄粑沿街叫卖。五妹从小体弱多病,干不了别的活,就自告奋勇担起烧火守夜的责任。

  不久,李家的黄粑走遍了大街小巷,兄妹7人也不再为食不果腹而愁。可惜,好景不长,由于整日置身烟熏火燎的煤烟和柴灰中,身体本就羸弱的五妹,最后患上了肺结核,1989年春节前去世,走时刚满19岁。

  五妹走后,家里没人愿意接替她烧火守夜的工作,加上镇上的人怕染上肺结核,导致李家的黄粑从此滞销。不得已,老李结束了黄粑生意,带领兄妹另谋出路了。

  现在,重返叙永,看到当年自己被迫放弃的黄粑制作工艺被当地人经营得风生水起享誉四方,听说黄粑不仅上了中央电视台《舌尖上的中国2》,各家传人还争相申请非物质文化遗产,试图将这个传统小吃发扬光大,老李感慨颇多。

  老李说,在叙永,随便走进一家黄粑餐饮店的后厨,都能看到一排排舔着锅底、熊熊燃烧的蓝色火焰,曾经柴火满屋炊烟缭绕的厨房,因天然气入户变得方便又整洁。看着后厨里忙忙碌碌的年轻人,老李感慨五妹当初能有这样的厨房,也不至于年纪轻轻就走了。

  55岁的黄粑店老板杨成在叙永生活了近30年,对于天然气入户,他说:“从当初上山砍柴到煤炭、蜂窝煤,再到后来的煤气罐,没有一样能赶上现在的天然气,不用背拉肩扛,一拧开关就着,太方便了,而且一些亲戚邻居都开始返乡创业、就业,不用外出奔波了,连我儿子大学毕业也选择回来帮我经营黄粑生意,天然气让咱们革命老区有了新模样……”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