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替代是化石能源特别是高碳化石能源与非化石能源不断“竞争”的过程,是双方在绿色低碳竞技场上的比拼。高碳化石能源产业必须尽早在绿色低碳方面有所作为,只有打好环保这张牌,并通过技术进步尽可能保持产业运行的经济性,方有可能在今后的角逐中掌握主动。延伸环保业务产业链,加大产业链运行过程中的能源集成利用,使环保业务产生经济性收益,是克服高碳能源产业环保投入导致成本上升的有效途径。

  目前,全球非化石能源的发展正在以超出预期的速度推进,有关其成本下降、技术突破的重大消息接二连三,特别是在近几年,国内外表现皆是如此。尽管不久前美国刚刚宣布退出《巴黎协定》,一度让热衷于创建绿色低碳经济模式的国家和组织颇为失望甚至愤怒,但一段时间以来,包括不少美国企业和地方政府在内的大量组织和机构并没有放弃相应的努力,有关温室气体排放控制的努力以及相关的重大进步依然被创造着。人类经济社会发展模式的变迁与能源结构息息相关。相对于高碳化石能源而言,低碳以及非化石能源的优势在于利好环境,这一点与人类追求美好生活的终极目标是一致的,因此注定有强大的生命力。在此形势下,传统的高碳化石能源行业有必要提早行动,不断提升自身的节能环保水平以巩固市场份额。

  国际能源署(IEA)的技术展望报告曾就到2060年各类能源技术在温室气体减排中的贡献做过测算。其基本观点是:按照目前的发展模式,到2060年人类的碳排放将达到400亿吨,到本世纪末全球气温将提高2.7摄氏度。若人类希望将气候变暖幅度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那么到2060年的碳排放不能高于90亿吨,这意味着全球的碳排放要在当前模式情景产生的碳排放量之下减少300亿吨。该报告还认为如果要将气候变暖控制在1.75摄氏度之内,人类需要在控制2摄氏度温升情景基础上做出更多的努力。IEA就300亿吨的碳排放控制路径给出了自己的分析判断,其中节能、碳捕获与封存(CCS)技术的应用贡献占50%以上,其余主要依靠非化石能源的消费不产生或产生极少碳排放来实现。

  BP在其技术展望报告中就北美地区各类电力生产的经济性进行了比较分析。其结论是若考虑碳交易价格,每吨二氧化碳按照40美元计算,那么现有煤电及新型煤电的平准成本将大幅度提升,其成本水平竞争力显著下降;若考虑80美元每吨的价格,则其成本水平已经鹤立鸡群,仅低于公用事业太阳能光伏发电的成本。公用事业的成本本来就处于较高水平,一般不作为商业比较对象。换句话说,目前煤电尚有相对于其他途径电力生产的成本优势,但考虑较高水平碳价的煤电在不久的将来有可能“高处不胜寒”,这绝非危言耸听。前些时期彭博财经发布的新能源展望报告对我国的煤电与风电、光伏发电的经济性也进行了对比分析,得出了类似的结论。其基本观点是在目前政策环境下新建光伏和陆上风电项目的成本将在2020年前后开始低于新建煤电项目,在2030年前后低于在运营煤电项目。尽管两份报告的分析角度不同,分析对象也有差异,但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在环保意识日益增强,低碳经济日益被广泛认可,以及能源发展环境逐渐变革的背景下,高碳化石能源昔日傲视群雄的成本优势正在一点点丧失。

  政策因素对于绿色低碳经济的形成和发展至关重要。本世纪以来,发达国家新出台的一系列重大能源政策中有很多涉及能源转型,分水岭便是2008年爆发的经济危机。自这一时刻起,发达国家重视发展低碳或者可再生能源的愿望进一步提升。作为全球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也开始不遗余力地推进能源转型。“十三五”初期我国制定的系列能源规划中,体现转型核心思想的内容不在少数。根据相关能源发展规划,到2020年我国非化石能源在一次能源消费中的占比要达到15%,到2030年达到20%,到2050年达到50%以上且新增能源消费基本上全部来自非化石能源。为了实现上述目标,出台碳税政策,发展碳交易市场已经成为我国经济改革的重要目标走向。目前我国的碳交易工作正在积极推进,有消息称“十三五”期间将出台碳税政策。对于当前依然处于统治地位的传统高碳化石能源产业而言,政策变化力度之大,虽不能说是到了生死存亡的地步,但至少有警示功能和作用。

  我国二氧化碳减排压力大,煤炭在一次能源消费中占据较高的比例,远高于世界平均水平是客观原因之一。煤炭在我国的主要用途之一是发电。今后随着经济发展形势及政策环境的改变,煤炭发电在我国将面临和在北美一样的挑战,首当其冲需要克服CCS技术应用带来的成本提升。此外,我国是煤炭消费大国,煤炭资源较为丰富,发展煤炭深加工以实现清洁化利用是理论上保障国家能源安全的重要途径。但是在油气价格低位运行,煤炭深加工的竞争力本就较弱的形势下,若再考虑因煤炭深加工带来大量二氧化碳的排放控制比如应用CCS技术,其成本竞争力可想而知。BP对北美各类发电的平准成本分析就显示出了这个迹象,且这个迹象会逐渐普遍化。煤炭的清洁化利用不仅面临技术挑战,也面临经济性挑战。除煤电行业之外,石油化工行业也是碳排放大户,在当前新能源汽车快速发展,一些发达国家纷纷宣布禁售燃油车时间表和路线图的形势下,燃油在交通领域的市场份额下降已成为不可避免的趋势。若未来的交通燃油生产和消费在碳减排方面不能有实质性的改进,且在政策对具有替代效应的非化石能源发展有明显倾向性的时候,交通燃油行业一定会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

  究其实质而言,能源替代是化石能源特别是高碳化石能源与非化石能源不断“竞争”的过程,是双方在绿色低碳竞技场上的比拼。尽管目前的高碳化石能源无论是在体量上还是份额比例上都较非化石能源有优势,但是不可忽视技术进步以及政策导向带来“超出预期”事件的发生。高碳化石能源产业必须尽早在绿色低碳方面有所作为,只有打好环保这张牌,并通过技术进步尽可能保持产业运行的经济性,方有可能在今后的角逐中不至于太被动。非化石能源产业发展的主要挑战是如何降低成本,而高碳化石能源产业的发展面临环境保护和降本的双重挑战。就当前发展形势看,非化石能源发展的速度之快、力度之大,已经不同程度超出预期,有关新能源生产及应用的各项成本大幅度下降或者已经表现出相应的趋势。非化石能源本就拥有绿色低碳的天然竞争力,若再实现成本下降,岂不如虎添翼?以煤炭和石油为代表的高碳化石能源产业需要在环保方面快作为、大作为、有效作为。就业界的实践情况看,延伸环保业务产业链,加大产业链运行过程中的能源集成利用,使环保业务产生经济性收益,是克服高碳能源产业环保投入导致成本上升的有效途径。(作者罗佐县为中国石化经济技术研究院博士)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