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地理·线上风景

戈壁高原苦为乐

  在我国西部,有一条蜿蜒上千公里的管道不得不说,那就是涩宁兰天然气管道。

  从青海高原腹地、柴达木盆地出发,这条横亘青藏高原与黄土高原的钢铁巨龙一路向东,穿过盐滩、荒漠,走过湖沼、山坡,跨过高山、大河,源源不断地为甘青两省300万百姓送去清洁的天然气,为西部发展送去强大动力。

  “气龙”之畔,被风沙吹红脸庞的管道卫士们有时会扯开嗓子高歌一曲。黄沙漫卷的魔鬼城、风光绮丽的青海湖、奔腾不息的黄河、旭日朗照的天空、辽阔无垠的草原都是忠实的听众,倾听着管道卫士们那一首首豪迈的歌,还有他们心中那一个个动人的故事……

  涩北首站员工徒步巡线。

青海湖:蔚蓝湖畔红工装

  讲述人:文有佳

  2008年7月毕业于兰州城市学院,同年进入西部管道兰州输气分公司湖东压气站。

  湖东压气站因位于美丽的青海湖东岸而得名,海拔3240米。海拔高的地方氧气自然稀少,高原反应是常有的事。记得2008年刚到站上实习的时候,我就因为高原缺氧而呼吸急促、头疼,当时感觉都快窒息了,晚上失眠,一周后才有所缓解。如今,我在湖东工作快10年了,早已适应了高原环境,还能时不时地运动一下,打打篮球。

  涩宁兰管道沿青海湖南岸绵延100多公里,已完全看不出当年建设时的痕迹。现在,管道上方就是牧场,很多地方还种了油菜花。每年七八月油菜花盛开时节,这里游人如织,环湖路上停满了来青海自驾游的车辆,远远望去,蓝天与湖水连成一线,黄黄的油菜花、白白的雪山,还有成群的牛羊,动静相宜,煞是好看。每到这时,我和同事就利用业余时间,骑着自行车,加入游人行列。因为皮肤黝黑,我们常被游人当成当地人。

  高原紫外线强烈,在这里巡线如果不做防护措施,皮肤肯定会被灼伤。10年的时间不仅抹去了脸上的稚嫩,也让我的肤色越来越“时髦”。其实细想想,10年来我与当地百姓在一起的时间,比跟家人和朋友在一起的时间还要多。

  当地藏族同胞采用家庭承包制方式将草原分隔成若干区域,区域边界用1.5米高的铁丝网隔离。这可苦了我们巡线工,每次巡线都要翻越好多铁丝网才能到达测试桩或阀室,裤子经常被铁丝网刮成“开裆裤”。

  管道人与当地人交流上的困难主要来自语言。幸好当地开展了汉语教育,很多藏族年轻人和小孩都能说几句汉语,渐渐消除了管道保护交流上的障碍。 

  休息日,湖东站员工也会到青海湖边转一转。

  站在青海湖边,抬头远望,海拔3800多米的橡皮山跃入眼帘,涩宁兰管道翻山而过。在那里,藏羚羊、狼、狐狸等动物时常出没。

  2013年,“走进藏区圣湖礼赞”大会在湖东压气站所在甲乙村举办,来自周边各乡镇的藏族同胞都来参加。这给我们管道宣传提供了一个绝佳的机会。通过多次与地方协调,我们在会场上有了一块可以进行管道保护宣传的空地。鉴于语言不通,一位藏族老乡拿起我们的扩音器,直接用藏语帮我们宣传,不一会儿就聚集了100多人。有些藏族同胞听完后,还主动拿起我们的宣传彩页帮着发放。

  这些年,我们通过向学校发放印有管道保护知识的学习用品,向沿线百姓发放脸盆、牙缸等生活用品,在周围村庄播放公益电影等方式,开展管道保护宣传工作。如今,管道沿线藏族同胞家中都能看到我们的藏汉双语管道保护宣传品。看见红工装,藏族同胞就知道是管道人在巡护管道,有时还走过来用汉语和我们打招呼,或者在我们进行管道电位测试时静静地在边上看着。每当这时,我们都会向他们说一句:“扎西德勒(吉祥如意)!”

涩北:黄沙漫卷魔鬼城

  讲述者:王君

  内蒙古人,2007年7月毕业于中国石油大学(华东),同年8月进入西部管道兰州输气分公司,现任涩北压气首站副站长。

  涩北,涩宁兰天然气管道的起点,坐落于柴达木盆地以东,南有昆仑巍峨挺拔,北望祁连延亘连绵。我们涩宁兰人都称涩北为“被遗忘的小月球”。涩北压气站就在这个“小月球”上。我已经在这个“小月球”上待了8年。

  我们的压气站主要管辖345公里涩宁兰主复双线,起于羊肠子沟,止于涩北气田,大部分地域为无人区,其中最著名的是魔鬼城。

  我们这的魔鬼城准确称呼应为雅丹风蚀地貌。在坡度约45度的“V”型槽里,涩宁兰管道弯曲盘旋而行。

  初到涩北,这些从未见过的风景让我感到神秘又新鲜。巡线车顺着沙山戈壁呼啸着俯冲下去,然后怪叫着攀爬到对面的顶峰……在这里巡线,时常怪风阵阵、飞沙走石,特别是当魔鬼城遇上沙尘暴,那感觉真可以用恐怖来形容。最近,我的同事冯宜德和周明就体验了一把。

  当天,他们主要负责第二巡护段——涩宁兰1号阀室至2号阀室的巡护任务。30公里的管道,有15公里穿行魔鬼城腹地。上午还阳光明媚,下午突然狂风大作,能见度不足30米。“快,带上防尘面罩!”冯宜德喊道。“还好咱们准备充分,涩北的天真是说变就变啊!”周明环顾四周,找到一个大土丘,两个人赶紧躲到后面。天色渐暗,风沙依旧。周明拍拍冯宜德说:“你听,这风声像不像狼嚎?这要是在夜里,多瘆人。”

  打那以后,我们每次巡线到魔鬼城,都会扯开嗓子唱上一曲,给自己壮壮胆。 

  涩宁兰管道人在藏区开展管道保护宣传。

  告别魔鬼城,再行二三十里,眼前又变成另一番景象,远观则群峰环绕,雪掩其端,连绵不绝,蔚为壮观;近观则周遭平坦,洼而成湖,晶莹夺目,光彩照人。这就是盐湖。伫立其间,整个天地就像盐的世界:路是盐铺的,房是盐盖的,盐山起伏,盐海绵延……太阳一照,让人有误入水晶宫的错觉。

  越过雪山,穿过盐湖,涩北压气首站跃入眼帘,四周既无石也无树。有时想想,从羊肠子沟到涩北,是高原、是戈壁、是沙漠,是生命禁区。是管道人、是石油人用执着、乐观、智慧与奉献精神,实现了能源和环境的共赢。

  我为身着这身红工装而骄傲和自豪!

临夏:多彩甘南美如画

  讲述者:张永茂

  2012年8月,参与甘南支线工程建设。现任合作输气站党支部书记。

  合作输气站位于甘南藏族自治州合作市北2公里处,是涩宁兰甘南支线末端,管理着整个甘南支线。这条支线是为支持少数民族地区经济发展、优化能源结构专门建设的,像是涩宁兰管道延伸到甘南藏区的一条“触角”。

  甘南藏族自治州是夏季避暑旅游圣地,有蓝蓝的天空和辽阔的草原,风景美如画。我特地买了一部单反相机,成了巡线好“伙伴”。

  我们站海拔2960米,属高原二类站区。这里紫外线强,冷季长且干燥、暖季短且湿润。每年5月初,草原开始泛绿时,就是新一轮徒步巡线启动之时。

  在甘南藏区巡线,山高路陡,爬坡时手脚并用,被我们戏称为“四驱”。这里通气不久,沿线百姓不太理解,占压较多,管道保护宣传工作不好做。 

  巡线员工翻越甘南卡加曼山。

  2016年12月,我们得到消息,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县王格尔塘乡洒索玛村的藏族村民才让,要在管道附近修建小型羊圈。我们第一时间赶到现场,耐心劝说,才让终于打消了在管道上方修建羊圈的念头。临走时,才让希望我们送他一套红工服。他说工服很漂亮,而且一定很暖和。就这样,一套工装让我们成了朋友。

  甘南支线部分线路沿大夏河河谷敷设,巡检到此,同事麻小军拍拍我指着前面不远处说:“那有个落水洞!”夕阳西下,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在管道上方看到一个碗口大小的洞口,扔进一块小石头,有闷闷的声音传出来。“洞底不大但较深,要是再下几场雨,估计管道就要露出来了,明天找巡线工夯实回填。”麻小军说。他是管道巡护班班长,因为经常跟藏族同胞打交道,学会了藏语。

  像麻小军这样的年轻人,我们站还有15个。2016年,这帮小伙说要组建乐队。让我没想到的是,乐队真的建起来了,还创作了一首名叫《甘南管道人》的歌。“我们是甘南管道人,不怕寂寞不怕孤单。我们就是甘南管道人,追求人生理想……”

  8月2日,在油菜花盛开的青海湖畔,湖东压气站的张小锋和陈旭芳向藏族姑娘卓玛和她的小姐妹宣传讲解管道保护知识。

 

  【涩宁兰一线】

  西起青海涩北一号气田,将青海天然气外输至西宁、兰州等西部重镇。

  【涩宁兰复线】

  与涩宁兰一线并行,实现与西气东输和长宁线气量调配,增强青甘两省用气可靠性。

  【甘南支线】

  1干1支,全长149公里(含夏河支线),使甘南藏族自治州迈入“天然气时代”。

  【甘西南支线】

  全长63.6公里,为支持甘西南少数民族地区经济发展、优化能源结构而建。

  (文字整理:尹竞 摄影:庞文保 冯书宝)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