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井队进行防硫化氢中毒应急演练。 吴凯彬 摄

  中国石油网消息 8月3日,阿姆河天然气公司(简称阿姆河公司)B区东部距离营地最远的EKuv-21探井,高耸的钻机已完成对4300米深处气藏的钻进目标,获得了良好的气层显示,即将于近期完井测试。

  忙碌了半年的钻井队员们终于松了一口气。但走到这一步并不容易,阿姆河公司同承包商川庆钻探的钻井技术专家和队员们经历了5个多月的煎熬,跨越了三大坎坷。

  EKuv-21探井是B区东部东库瓦塔格圈闭上的第一口井,设计垂直井深达4270米,是目前工区探井中最深的一口井。缺少邻井地质参数作参考,地表条件和后勤保障差,给钻井设备选型、技术参数确定及钻井施工等带来较大困难。该井位地层复杂,中上部地层为断层,且部署为定向井,钻井井喷、垮塌、卡钻等风险和井控风险极高。

  为按时完成钻井任务,阿姆河公司与川庆钻探土库曼斯坦分公司选配了经验丰富的平台经理,以及曾是2015年银牌队的钻井队,设备上选择了性能优良的7000米钻机,全过程优先提供技术和后勤保障,为钻井实施做了最充分的准备。

  钻井于1月19日开钻,计划在7月30日之前完钻,比正常情况提前近4个月。钻井队员们按照钻井设计,赶着节点推进,实钻过程中遇到的三道坎坷,真可谓惊心动魄。

  第一道坎:前期物探提供的地质资料,对于钻井来说不够精细。当第二次开钻进至1700米时,按地质设计,原来早该在1545米就结束的巴雷姆阶地层,依然没有结束。继续钻进直到2000米,按照设计应该出现断层了,却不见上下部地层接合的明显特征。

  这让现场地质专家们焦急万分,在现场反复对钻出的岩屑进行分析、比对、化验。“不出现断层,就没法下套管。下套管目的是封隔断层,不能把断层的风险留给下一开井段啊。当时急啊,能否就此固井,难确定啊!”川庆钻探在现场的项目经理许期聪说。

  眼看就要钻到断层封隔套管的最大许可下入深度了。到3月12日钻至井深2100米时,可喜的是地质专家们的分析终于有了结果:断层已出现!钻井队悬着的心终于落下,可以就此中完固井了。

  第二道坎:3月23日,下了断层封隔套管顺利固井。从2138米开始,进入第三次开钻井段,每天钻井进尺达到喜人的100多米。刚想甩开膀子大干,到第三天却发现,返出岩屑中出现了大量掉块,意味着井下出现了异常的井壁垮塌。而且,令人意外的是起钻遇卡严重,花了近两天才把钻具起出。

  这下,泥浆工程师及前线和后勤的钻井专家们睡不着觉了。同样的性能、同样的配方、同样的层位,这岩性怎么就不一样呢?泥浆怎么就不适应呢?全体钻井队员急了。

  现场的项目经理许期聪发出一道“死命令”:立即组织泥浆技术人员做试验,并将问题反馈国内寻求技术支持。经过多方论证分析,原来是泥浆性能无法满足地下岩性,说明这口井地层特征与工区其他构造不太一样。对此,通过反复试验,逐步加大泥浆密度,一直调整到1.57,井下情况才趋于好转,大块变成小块,问题终于在短时间内得到解决。

  第三道坎:该井缺乏地层倾角等地质参数,实钻中为防斜打直而设计的钻井参数出了问题。工区其他井所设计使用的钻压、转速等参数,到这口井却行不通了。井眼轨迹走向无法控制,朝着与设计相背的方向而去,最大方位偏差高达70多度,这给下步定向钻井带来极大困难。

  这就需要在下面的井段必须进行扭方位作业,强迫井眼轨迹朝着设计方位前进。但这样一来,井眼就变成了螺旋形,出现钻具疲劳断裂、卡钻的风险极大。这时,只好小心翼翼往下钻进。钻完中石膏层的设计厚度,本该进入设计厚度100米的下盐层进行扭方位作业,却一直不见盐层出现。定向井工程师焦急,平台经理焦急,扭方位作业达不到要求,井位就不易控制在地质靶区内。

  超过下盐层设计厚度仍不见盐层,没有办法,只能探索着继续往下定向钻进。阿姆河公司组织专题讨论分析,认为下盐层缺失,已进入了下石膏层。于是决定就此进行扭方位作业,并下第三层套管,实现中段完井,消除上部安全风险。

  钻进气层前的验收也认定,承包商没有因为难度大、时间紧而降低安全技术标准,而是把井控安全、技术预案、风险分析做到了全面、细致,高标准顺利通过了钻开油气层验收。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