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主席在2013年提出的“一带一路”战略构想,为新时期我国加强国际合作与区域合作提供了新思路,也为深化“一带一路”能源合作,打造开放包容、普惠共享的能源共同体奠定基础。总体来看,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能源合作主要分为能源贸易和能源投资两方面。能源贸易和能源投资不断增长,是双方能源合作不断深化的重要体现。

  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能源合作呈现以下特点:一是能源贸易以石油与天然气贸易为主。我国传统化石能源资源的特点是“富煤贫油少气”,经济社会发展所依赖的煤炭资源主要依靠国内生产,油气资源对外依赖程度越来越深,因此油气贸易在我国能源贸易中的比重很大。另外,随着近年来新能源产业的发展,新能源贸易开始兴起。二是能源合作从油气向电力转变。之前能源合作主要集中在油气领域,包括油气进口和油气项目投资;目前,电力投资逐渐增多,主要原因是沿线国家发电基础设施落后,用电紧张。三是能源合作从单向为主向双向合作转变。除我国对沿线国家能源投资增多以外,有更多的沿线国家能源企业开始向我国进行能源投资。 

制图:杨娜

  除油气贸易外,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能源贸易还包括煤炭、电力等方面。

  煤炭贸易:2016年,我国原煤进口约2.5亿吨,其中“一带一路”国家在我国煤炭进口中的份额约为50%,主要进口来源国有印度尼西亚、俄罗斯、蒙古。尽管我国煤炭对外依存度仅为6%左右,但进口来源集中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表明“一带一路”对我国煤炭进口的重要性。

  原油贸易:2016年,我国原油进口3.56亿吨,对外依存度为64.4%。“一带一路”国家在我国原油进口量中比重超过60%,主要有沙特、俄罗斯、阿曼、伊拉克、伊朗、委内瑞拉、阿联酋、科威特等。

  成品油贸易:2016年,我国成品油进口4331万吨,其中,韩国和新加坡占一半左右;成品油出口受到国家政策支持,大幅上涨52.5%至3255万吨,出口目的国基本是东南亚国家。

  天然气贸易:2016年,我国天然气进口733亿立方米,对外依存度达到36.6%。进口来源国主要有土库曼斯坦、卡塔尔、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和缅甸等,均位于“一带一路”沿线。陆上天然气进口通道主要是中亚和中缅天然气管线,海上LNG进口主要通过马六甲海峡,这些重要的天然气贸易通道均位于“一带一路”沿线。

  电力:截至2016年7月,我国南方电网公司累计向越南送电320亿千瓦时,并计划到2020年再向越南送电75亿千瓦时。目前,越南北部有8省1县的电力供应由南方电网承担。除此之外,我国还向老挝送电7亿千瓦时,从缅甸进口电量110亿千瓦时。

  我国在“一带一路”国家的投资主要分布在能源、基础设施、金属、房地产等领域,其中能源投资规模约占总投资的40%。能源投资是我国对“一带一路”国家进行投资的主要形式,其中,俄罗斯、东南亚国家、中亚国家与中东各国是我国进行能源投资的主要对象国。

  我国与俄罗斯:我国与俄罗斯的能源合作主要集中在石油和天然气领域。2014年5月中俄签署价值3800亿美元的东线天然气供气购销合同;同年11月,西线天然气供应的合作备忘录和框架协议顺利达成。在买卖贸易的基础上,中俄能源合作迈向双向投资的新阶段。2016年,中国石油与丝路基金分别购买持有亚马尔液化天然气项目20%和9.9%的股份,中俄合资开发博托宾斯克油田项目、合资兴建天津东方炼油厂。中国与俄罗斯在能源技术和设备方面的合作规模也不断扩大,典型例子就是田湾核电站二期项目。

  我国与东南亚:我国与东南亚间的能源合作主要集中在电力方面。电力合作的主要特点是区域内电网互联互通和跨境电力贸易。国家电网获得菲律宾国家电网公司40%的股权,并开始25年的特许经营。中国核工业建设集团公司承担巴基斯坦恰希玛核电站3号机组、巴基斯坦法蒂玛129MW联合电站项目、马来西亚RAPID P5 SCC项目、东帝汶国家电网工程输电线路铁塔。国家电力投资集团公司承担巴基斯坦胡布2×66万千瓦燃煤发电项目、缅甸伊江上游水电项目、土耳其阿特拉斯2×66万千瓦燃煤发电项目超临界燃煤电站EPC项目。中国机械工业集团有限公司承担印尼WAMPU水电站项目。中国东方电气集团有限公司承担的巴基斯坦卡洛特4×180兆瓦水轮发电机组项目、孟加拉帕亚拉一期超临界发电厂工程2×600兆瓦锅炉及其配套设备采购项目。此外,我国和东盟国家还制订“中国—东盟新能源与可再生能源合作行动计划”,在新能源与可再生能源方面的合作将逐步展开。

  我国与中亚:我国与中亚国家的能源合作主要集中在石油与天然气领域。比较著名的是中国石油在2005年收购哈萨克斯坦PK石油公司,并且运营良好,成为我国国有企业特别是石油企业走出去的典范。另外,中亚也是我国重要的天然气进口来源,目前中亚天然气管网运行良好,带动能源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水平升级。此外,我国在中亚还有大量的能源投资,如中国石油投资了土库曼斯坦阿姆河右岸气田群、投资阿克纠宾石油公司,中国化学工程集团公司投资建设格鲁吉亚联合循环电站项目,中国建材集团有限公司投资的哈萨克斯坦曼吉斯套州5兆瓦光伏电站项目,哈尔滨电气集团公司投资的塔吉克斯坦杜尚别1号机组设计制造项目。这反映出我国企业在中亚投资开始从油气向电力、新能源扩展,投资逐渐多样化。

  我国与中东:我国与中东国家的能源合作主要集中在油气领域。中东是我国最大的原油进口来源。此外,双方在双向投资方面进展显著。沙特阿美石油公司与中国石化在福建省共同投资的炼油乙烯大型项目已正式投产运营。中国石化与沙特阿美在沙特延布的炼油厂于2016年1月20日举行了投产启动仪式,该项目投资近100亿美元,设计原油加工能力约为每年2000万吨。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投资的迪拜哈翔清洁燃煤电厂一期项目。

  随着近年来世界经济能源形势发生巨大变化,能源生产国与消费国之间形成更高水平的合作显得更加必要。作为世界最大的能源消费国,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能源互补性很强,应当以“一带一路”战略为契机,打造新时期的能源合作共同体,将我国同沿线国家能源合作水平提升至新高度。(李君臣为泛海研究院能源高级研究员,管清友为民生证券副总裁、研究院院长)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