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井机链条箱内链节和滚子断裂,设备无法正常作业,链条急需拆卸更换。”7月4日18时,冀东油田井下试油5队队长闫海滨接到了高123X8井场打来的电话。

  “好,我马上去领新链条整改。今晚必须要下射孔测试管柱,不能耽误试油进度。”闫海滨立刻向现场人员交代。

  设备零件的突发故障总是猝不及防,尤其是这台干了十几年的“老伙计”。19时,闫海滨从家里回到单位,穿戴好工衣,驾车带领3名员工向材料库驶去。这时员工大多已下班,但是一线的生产需求一刻也不能耽误,闫海滨不敢有一丝大意。

  “这台老修井机设备今年年底就要淘汰了,所以我们材料库对这种链条一直没有备料,目前只有几个链节,不过明天我们可以进料。”材料库值班人员说。修井机作为井下作业的主要设备,决定着施工效率。对于局重点试油井来说,不能因为自身原因而耽误一分钟。

  “走,我看看能不能把报废修井机的链条拆下来用,今晚务必得把车修好。”闫海滨说。

  在得到同意后,21时,闫海滨找到一辆报废修井机设备。确认链条完好后,他开始组织大家进行拆卸。这时才发现,多数螺丝根本卸不动;就是卸开了螺帽,丝杆也无法拔出。师傅们轮流上阵,没一会儿,汗水就湿透了工服。

  由于夜晚光线不足,拆卸链条过程显得更加困难,锁紧链销子不易被找到。闫海滨赤手逐节寻找锁紧销,顾不上蚊子在耳边骚扰,汗珠不时顺着面颊滴在链条上。

  “找到了,赶紧把手钳子递给我。”闫海滨说着,拔掉销子后,就用撬杠抵住传动轴,其他人一起用力将链条拖拽出来。此时已临近凌晨,闫海滨顾不上擦拭沾满油污的手,马不停蹄地赶往井场,更换好修井机的链条。

  “链条修好了,松紧度刚刚好;联系炮队,今晚可以下枪了。”闫海滨听到修井机正常运转的声音后说。

  到深夜1时,闫海滨和他的队友已经忙碌了7个小时。在擦拭沾满油污的双手时,他才注意到,身上已被蚊子叮咬了无数个包。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