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伏天的火焰山,泛着令人焦躁的赤红色,一大早,太阳就吐着火舌,将大地变成一只大烤箱,最高气温超过47摄氏度,地表温度超过80摄氏度。持续高温席卷整个吐鲁番盆地。坚守在火焰山下的吐哈鲁克沁采油厂的稠油人,挥汗如雨、为油而战。

  凌晨天微亮,采油一工区设备员陆世宏便开始对设备进行巡检。他说:“我想趁着早上天气还没那么热,提前巡检,对发现问题的设备尽快维修,既不耽误生产,还能躲避高温。”持续高温考验的不仅是人,还有设备,如何保证所有设备在高温下正常运行。陆世宏说,“越是高温,越要对装置密切关注,防止高温引发的设备故障。”

  在这样的高温中,陆世宏每天必备的除了一大瓶水以外,还带上了藿香正气水,感觉不舒服,就立刻喝两瓶。6月19日下午,杨杰师傅在巡检过程中,突然呕吐不止,全身无力,待他拼尽全力将自己管辖范围内的油井全部巡检完,就连开车回宿舍的力气都没有了。紧急关头,藿香正气水起到了关键作用,正因为作用,藿香正气水成了工区师傅预防中暑的不二法宝。

  高温作业,工期紧时,要连续在高温中坚持十几个小时。大家的工衣干了又湿,湿了又干,在汗水的侵蚀下变成的坚硬的铠甲。卸油台上,党员唐建民和同事王照庆配合着启泵、停泵,卸油、装油,豆大的汗水随着安全帽檐往下淌,工服已经湿成一片,他们却浑然不知。

  戈壁滩上,一辆颜色被太阳晒得变色的红色摩托车,穿行在井场间,一个头戴安全帽,身背工具包的汉子,不时取样、憋压,抄录着数据,检查着抽油机。他是这个厂被大家称作“猎人”的王平岭。由于一些井巡检路松软,汽车进不去,为了便于巡井,他把自己心爱的摩托车开到现场,在别人进不去的地方,他如鱼得水,加快了巡检速度同时,相对增加了日常油水井基础工作整改的时间,从而也提高了巡检质量,热对他来说,早已转换成为工作的“能”。

  在火焰山下,高温中,鲁克沁稠油人巡井、卸油、装油、做报表……一样都不少。采访中,记者问起在这样的工作环境苦不苦,他们开朗黝黑的脸呈现出笑容:“长年累月的,习惯了。”他们的宿舍桌上,放着馕饼和方便面。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