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近20年,天天与水打交道,姚班长的十个手指头患上了关节炎。到了冬天,一沾凉水就痛得要命,可是,姚班长从来都不当回事。”同事王晓磊说。

  “哪里有危险,哪里有抢险‘战役’,哪里有棘手的技术难题需要解决,姚班长的身影总会出现。”采气工王实如是说。

  姚明昉,中等个头,脸庞长期受高原紫外线的照射,皮肤显得黝黑。37岁的他比同龄人显得有些老气。

  台南是青海油田涩北气区的主力气田,日产量在600万立方米左右,是采气一厂的效益“航母”。姚明昉介绍,气田注水工作看似简单,每天的工作量不算太重,其实,注水质量的好坏直接关系到气田的产量以及气田的生产寿命,更为重要的是把气井采出来的水重新进行达标处理后,返注回地层,既增加了地层能量又保护了环境。

  “作为一名党员,组织将注水班班长的职责交给我,这是组织对我的信任,我没有理由干不好工作。”姚明昉说,“既然是党员,就要有党员的担当和责任,吃苦受累是咱党员的本色。”

  2017年春节前夕的一个深夜,天然气场站采出水暴晒池阀室管线冻裂。此时,正是春节天然气保供的关键时期,如果不及时抢修,涩宁兰下游用户天然气安全平稳供气必将受到影响。

  “小吴,给调度报告情况,赶紧给姚班长打电话……”夜班值守岗位员工紧急启动应急预案。

  下早班的姚明昉在睡梦中被急促的手机铃声惊醒,得知情况后,他立刻穿上工衣,不足15分钟便赶到了现场。

  “关停2号注水泵,注水管线保持循环模式,随时监控井口压力,管线不能冻堵。”姚明昉一边指挥抢险一边快速穿上水裤。

  在齐腰深的污水处理池里,污水灌进水裤,衣服湿透,冻得姚明昉浑身哆嗦,十指冻得生疼。在零下20多摄氏度的寒夜里,姚明昉在接近冰点的池里奋战了40分钟,直到把险情完全排除。

  巡井,检查气井生产情况是每天雷打不动的一项具体工作。去年秋天,姚明昉带领班员在巡井中发现注水井压力在缓慢下降。凭着丰富的工作经验,姚明昉判断,肯定是埋在地下的管线有漏点。于是,他与当班员工分头寻找漏点。由于管线沿途没有道路,皮卡车无法通行,姚明昉手提几十斤重的工具,徒步20多公里,终于找到了漏点,仅用半天时间便修复了漏点,恢复了注水生产。

  台南作业区经理马延明评价姚明昉说,他在班组管理上有“点子”,在创新发明上更有“作为”。近两年,由姚明昉带头进行技术攻关,创新了“分离器液位计双向排污截止阀的运用”“UPS电源蓄电池组续航”“耐冲蚀砂水排放气短接”等项目为气田降本增效200多万元。

  姚明昉说,在工作中他始终没有忘记入党誓词。面对家庭,姚明昉说,他最愧对的是年过八旬的双亲。去年夏天,父亲过80 寿诞,因为正直气田产能建设高峰期,工作离不开,他只好电话里向父亲“请假”,恳求父亲原谅;母亲常年患病,他也只能利用短暂的轮休时间回去尽孝;年幼的女儿患病住院,妻子既要工作,又要照顾老人和孩子,听着电话里妻子的声音,姚明昉无言以对。然而在工作前,姚明昉又一次选择了留下。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