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7日,张庆九整整一天都在反复检查压裂的配液物料,玉门油田鸭K1-51井的大型压裂就在眼前,为了确保压裂万无一失,张庆九已经几天几夜没有合眼了。

  张庆九是玉门油田钻采院化学工艺室储层改造的专家,他能准确地区分出几百个不同的用于压裂的化工料,就连堆得密密麻麻的胍胶袋子也能数得清清楚楚,不能差分毫,用他的话说就是失之毫厘差之千里,要严格按照设计进行。

  针对玉门油田高应力储层“压不开、加砂难”的技术难题,张庆九创新思路,通过综合降低施工压力、规模压裂优化设计、高温低摩阻加重压裂液体系、地应力精确解释及甜点优化等关键技术的研究,有效解决了白垩系高应力储层难压开、压裂规模小、有效期短等问题,为青西、鸭西区块、酒东k1g1油藏2567万吨低动用储量的有效开发奠定了基础,满足了油田勘探开发需求。

  张庆九始终坚持针对不同区块储层特征,基础理论与工艺技术研究并重发展,重点解决关键技术问题。在水平井大型体积压裂方面,3口井实现大规模体积压裂并自喷投产,鸭5-1H井成功实施9段18簇压裂,实现“万方液、千方砂”改造规模;在储能压裂试验方面,鸭K1-8井等3口成功实施大规模储能压裂试验,试验井及其邻井见到增产效果;在转向压裂试验方面,试验21井次,工艺成功率达90%以上;在降压增注方面,进一步优化酸化工艺技术和酸液配方,有力推动了油田注水专项治理工作顺利实施。

  设计是一口井能否成功压裂的前提,而采油工艺室的所有设计都需要经过张庆九的审批才能通过。他的一丝不苟,让每个做设计的技术人员都感到害怕,他的要求是不能有一个标点符号的错误。一两个文字错误而要挨半个小时的批评已经是家常便饭。曾经有一次,因为有人在设计中把管柱尺寸写错了,而召开了一个专题讨论,就是为了压裂从设计源头开始,不能有丝毫误差,在设计中有分毫错误的话,就意味着一口井的压裂有可能因此失败。

  压裂成败的关键就是指挥车上的指挥官,张庆九就是这个角色。一个大型压裂下来得七八个小时,而他每一秒都得紧盯那起伏不定的压力曲线,根据压力曲线来决定下一步该怎么做,不能错过任何细节,每个波动的小点都关系到压裂成败,轻则砂堵,重则有人身伤亡的影响。每一口井下来,他都是一头的汗水。

  凡是和压裂沾边的工作,张庆九从不马虎,就算是压裂液评价时,称重、计量,他都会精益求精地计量到小数点后几位,时间掐到秒的同时他都屏气凝神地观察着每个细节,每次的压裂液评价实验在他的指导之下所做出来的结果与现场相差无几。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