岗位素描

   镗工岗:

   镗床属于高精密设备。镗工主要负责抽油机减速箱孔系加工,借助该设备镗床把不规则毛坯加工成成品。

  图为高胜江在测量产品精度。

  一根头发丝多粗?0.07毫米。半根头发丝就是0.035毫米。

  大庆油田装备制造集团抽油机制造分公司减速器制造厂,身高1.8米的镗工高胜江每天就跟这0.035毫米较劲,在镗工岗位上一干就是25年。

  7月3日8时,参加完班前会,高胜江换好工服,戴好护眼罩,走进车间。十多台镗床一字排开,第一台就是他的。他先对镗床进行润滑。“这镗床服役十多年了,做好保养很关键。”高胜江把镗床当成老朋友,熟悉它的“脾气秉性”。

  10分钟后,高胜江一天的工作在机器轰鸣声中开始了。他和工友要加工抽油机减速器箱体。他指着镗床上的铸铁毛坯说:“这道工序主要是在这上面加工6个大小不一的孔。你别小看这6个孔,要求平行、垂直、同轴,这样安装时才能严丝合缝。”将减速器箱体毛坯加工为成品,总共需要11道工序,镗孔是精度最高的一道工序。

  “误差要控制在不超过半根头发丝。”高胜江介绍,产品图纸对孔精度要求特别高,孔大了安装的轴承会掉下来,孔小了轴承则装不上。

  在减速器箱体上一共镗出6个孔,分三组、三种尺寸,都是装配轴承用。“同轴度要求两孔确保在同一轴线上,误差在0.05毫米以内。孔小了还可修,孔大了就没有修的机会了,就成废品了。镗好这6个孔需要五六个小时,一天就只能完成一个箱体。”高胜江比画着。

  高胜江作为工段镗工一班班长,常常会到年轻人的镗床前转转。当天,他走到青工王磊的镗床前喊道:“王磊,你把镗床停下,这镗床动静不对啊?”他又指了指切削下的铁屑,“你看切下来的铁屑都发红变蓝了。”

  “这说明这批料比较硬,及时把转数调一调,吃刀深度少上点儿量,走刀量调到24道就可以,刀要勤磨点。”高胜江一一叮嘱王磊。

  “镗工切削三要点:转速、走刀量、吃刀深度。”高胜江用工装袖子抹了抹头上的汗。“材质坚硬的箱体,正常加工生产容易损坏设备,就好比剁菜馅儿和剁肉馅儿,剁肉馅儿就需要多磨刀。”

  从毛头小伙成长为技术“大拿”,高胜江说干好镗工就要脑勤、手勤、腿勤。不管是对工件和设备进行找正、装卡,还是加工中的吃刀尺寸、刀具的刃磨角度,都要勤练才行。“工作全是手动操作,这手劲大小可大不一样。对设备熟悉了,手上也就有准头了。”

  在青年镗工眼里,高胜江就是技术“120”,常常会给他们救急。这也让高胜江感到十分荣耀:“虽然镗工不像盖高楼大厦那么有成就感,但大庆油田抽油机减速器都出自我们的手,非常骄傲。”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523205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