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心的人发现,月底本该忙个不停的长庆油田采油一厂财务科科长王小江最近愁眉舒展变得轻松起来:“控成本常常是按下葫芦浮起瓢,以往抓得再紧也有多半作业区超支,这两年的改革让这个老大难问题终于解决了。”

  “单井操作成本全油田最低。采油一厂的改革‘秘籍’咱得好好取经。”3月底,长庆油田公司成本对标会上,采油一厂的改革成效被频频点赞,长庆油田领导班子决定在全油田推广。

  这项“颇具人气”的改革,就是采油一厂的生产经营一体化探索——年初就把全年投资按标准预算下发给各个作业区,怎么用、用在哪里,基层说了算,厂里只指导监督不再当管家。尝到改革甜头的一些作业区也主动效仿,将权力进一步下放到站队。

  这项改革的魅力在哪儿?本来联系不紧密的生产和经营为何变得和谐了?又是什么让以往只管生产的人打起效益的算盘?控成本真正精髓是什么?长庆油田采油一厂的探索给出初步回答。

  权力下放,从“要我省钱”到“我要省钱”,人人算起经济账

  “说实话,以往我们是铆足劲儿把活干好,把产量完成。但事后一算账,成本却超了。”马朝阳所在的坪桥作业区是第一个改革试点,他说的是作业区共性问题。

  王小江介绍,成本管控一度是采油一厂财务部门的痛点。下辖27个作业区,每年基本运行成本12亿元左右,而且逐年攀升。改革前,每年的生产运行预算都由厂财务部门统管,专款专用。虽然管控严,但超支依然是常态。

  究其根本是生产经营各管一路,尤其在以往“产量至上”思想下,生产不算账,必然带来经营的被动。“成本难控制,要从生产中找原因。”采油一厂总会计师郭建军道破了成本管控的核心,“让管生产的人也要算账,经营真正融入生产是解决困境的唯一办法。”

  在此背景下,采油一厂开启生产经营一体化改革。2014年开始,这个厂试点在下属作业区下放预算资金和节约成本的自主管理权。原来预算资金专款专用,用不完上交;现在有了成本管理的自主权,相当于“打酱油的钱也能买醋”,用不完不仅不用上交,基层作业区还能自己花。

  涉及基层的利益,厂领导班子设计改革时慎之又慎,但同样十分自信。“一线作业者最清楚降本的空间,让这些真正花钱的人懂得节约钱,这是控本的精髓;让节约钱的人获得实效,这是改革的核心。”采油一厂厂长石道涵指出。

  以小修为例,修一口井1.1万元,坪桥作业区一个月要修50多次。改革后,坪桥作业区着重思考如何用最低成本达成同样效果,经过试验采用加大热洗方式减少修井,去年节约费用20多万元。 改革中27个作业区“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节能降耗、修旧利废、工艺改造等各类降本措施陆续开展起来。

  与自主权力一起下放的还有经营考核的责任和压力。“以前是要钱花还不够,现在是要算经济账,生产投入的每分钱都得精打细算。”坪桥作业区经理马朝阳介绍。

  改革后的采油一厂,去年单井操作成本在长庆油田老厂中达到最低,原来一半作业区成本超支的情况明显改观。这背后,改革中的权力下放功不可没。

  确定标准,给“会哭的孩子断奶”,鞭子不再打快牛

  “以前大家节约成本动力不足,前一年节约了,第二年预算就缩减了,脖子被卡得越紧,反而不如会花钱的作业区轻松。”杏南作业区副经理王喜兵道出了改革前大家的共同心声。

  预算总盘子会不会收小?成本节约了会不会收走?这些担忧成了关系改革成败的关键。为此,采油一厂在改革中根据固定的标准成本系统和各作业区产能规模,来测算各自年度预算总盘子,实现了预算与产能规模挂钩;产能提升,预算还有可能增加。在此基础上,节约多少资金都可以自主支配,这给基层单位吃了颗定心丸。

  但同时,针对每个成本单项,如何测定作业区是节约还是超支了?每个作业区情况各异,如何确保下达的预算指标公平合理?对此,前期标准的制定至关重要。

  采油一厂财务部门根据历年生产数据和生产井情况,测算出包括电费、水费、运费、材料费等的七大类、94小项标准成本,让每个成本项目都有了度量的尺子。甚至建一栋房子需要多少块砖,标准设置上也精确到剩余不超过两块;成本中占比最大的电费,细化到单口油井的冲程损耗电量。

  “有了这个标准,就知道你结余了多少,尺子是统一、公开、透明的。”郭建军表示。随着标准成本的确定和权力下放的激励考核,各生产单位更加注重用最少投入获得最佳效益。原来伸手要预算、跑领导说情的这些“会哭的孩子”则越来越少。

  2014年,在年度预算总盘子内,坪桥作业区压缩成本达200多万元,但采油一厂2015年、2016年对坪桥作业区预算的总盘子大体没有变。

  鞭子不但不打快牛,采油一厂还给快牛多“喂草”,让快牛得实惠。今年3月份,杏南、坪桥等9个作业区,因为成本降控效益显著,获得了采油一厂额度不等的专项奖励。“在机制上,我们也效仿厂里,每个月都考核奖励成本节约排名靠前的井区,再兑现到具体做节约贡献的人。”马朝阳说。

  省钱能得实惠,让这项改革赢得了广泛民意。采油一厂改革于2014年开展试点,2015年全面推广,降控成本1000余万元;2016年深化到站控中心一级,降控费用达到2921万元,效益显著。全员成本节约意识被调动了起来,从机关管理者到井队员工,人人都算起了经济账。

  “死钱”活用,好钢用在刀刃上,小钱也能办大事

  对老油田来说,一些小型隐患由于无法及时立项治理,随时有演变成大隐患的风险,带来安全环保和外部协调双重压力,而改革中节约的资金不啻雪中送炭。

  改革中,采油一厂将成本节约的资金全部交由作业区支配,但要求70%必须投入安全生产领域,剩余则可以投入到场站民生工程建设。原来“节余的钱必须上交”,现在成了“谁节约,谁受益”,给基层员工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

  杏南作业区2016年通过加热炉改造、电费运费优化等措施,节约资金达400余万元,在采油一厂27家下属单位排名第一。对于这400万元怎么使用,作业区上下反复研究,最终用在了最急需的管线隐患治理和民生工程上。

  前些年,杏南作业区的老旧管线跑冒滴漏问题突出。“有时这边刚堵完,那边又漏了,一天要上井巡查三、四次,给井场员工带来较大工作量和环保压力,让人苦不堪言。”王喜兵介绍。去年用成本节约的资金更换管线后,隐患次数减少70%,现在一个月跑现场处理隐患的次数还不及以往一天多。

  4月12日,下班后的杏南作业区杏6计量结转站员工寇永丰,回到修缮后的宿舍里,通过无线网和家人聊天,这是他以前所没想到的。他住的老宿舍此前一下雨就渗漏严重,多年小修小补也无济于事,去年用节约资金改建成人字形房顶终于彻底解决了问题。站上还利用节约资金装无线网、建图书室,极大丰富了员工业余生活。

  权力和责任对等,有了花钱的权力并非毫无顾忌。作业区和站控中心使用资金的同时,也肩负着质量监督的责任。“权力大了也有风险,每项资金都不能违规使用。选商、合同都要严格把关,否则产生不良后果,责任都在你这。”王喜兵坦言压力不小。

  走过30多个春秋的安塞油田,曾因设备设施逐年老化、后期维护成本增加等问题烦恼不断。而生产经营一体化改革后,开发安塞油田的采油一厂,在发展道路上显得更加自信、更有活力。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