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爆发的金融危机对石油公司经营产生巨大冲击。尽管国际油价在2010年后迅速上升到每桶100美元以上,也难以阻止大石油公司上游投资回报率的逐步下滑。国际大石油公司开始注重短期效益和现金流,在资产交易上则表现为以资产出售为主,获取现金以改善财务状况。

  2014年油价大幅下降,国际大石油公司经营进一步陷入困境,使其更加坚定价值高于规模的策略,加大非核心资产剥离力度,抛开2015年壳牌/BG这一超级并购,国际大石油公司当年在交易市场上并购则几乎沉寂。数据统计,如不考虑壳牌/BG并购案例,国际大石油公司2013年至2015年并购支出总金额仅为43亿美元。而2010年至2014年年均资本支出则高达246亿美元。

  2016年,这种情况发生了变化,国际大石油公司明显加大资产并购力度。2016年资产购买支出105亿美元,比上年大幅增长12倍;上游交易也变得活跃,资产购买交易17笔,较2015年增长55%。在资产出售方面,国际大石油公司出售资产63亿美元,较2015年有所增长,但远低于2010年至2014年的资产剥离力度。2016年还是国际大石油公司2011年以来首次出现并购净支出。2017年国际大石油公司延续并购模式,埃克森美孚、BP等继续实施大手笔的并购。

  国际大石油公司在交易市场逐渐活跃,资产优化组合力度加大。2016年以来,国际大石油公司资产组合表现出以下几个特点。

  加大页岩油气资产比重。国际大石油公司对北美页岩油气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兴趣,埃克森美孚最为突出。早在美国页岩油产量爆发之初,埃克森美孚迅速将上游发展重心转向本土非常规。2014年油价大幅下降后,美国页岩油展现出强大竞争力,尤其是二叠盆地非常规异常抢眼,取代巴肯和鹰滩,成为页岩油最核心资产。向来在交易市场出手谨慎的埃克森美孚继2009年并购XTO后,再次出手斥资56亿美元并购非常规资产。埃克森美孚今年钻井预算中1/3用于非常规,而雪佛龙则计划对页岩油气的投资增加一倍。

  加码天然气及LNG业务。2016年BP收购5笔资产,其中3笔集中于天然气,包括购买埃尼公司在埃及海上的超大型气田Zohr的10%股权,以及进入Kosmos公司在毛里塔利亚和塞内加尔的高达数万亿立方英尺的天然气资产。埃克森美孚也展现出对天然气的厚爱。2016年埃克森美孚横刀夺爱,提高报价挤掉Searchoil获得对核心业务位于巴新LNG的Interoil公司的收购,有意思的是,另外一家大石油公司道达尔最先流露出对Interoil收购的兴趣并提出收购意向。2017年,埃克森美孚继续巩固在天然气及LNG资产的优势,以28亿美元现金从埃尼手中收购其持有的莫桑比克近海富集天然气的四区块25%的股权。

  退出加拿大油砂业务。继挪威石油将其在加拿大艾尔伯塔省的油砂业务全部出售给阿萨巴斯卡石油公司后,壳牌将其在加拿大阿萨巴斯卡油砂项目中持有的60%股权中的50%股权出售给加拿大自然资源公司。壳牌还和自然资源公司达成有关油砂项目资产置换协议,如果完成,壳牌将完全退出在加拿大的油砂业务。曾归属于国际大石油公司群体的康菲石油公司上个月则宣布将其在加拿大的大部分油砂资产以133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加拿大Cenovus Energy公司。

  继续买入深水资产。挪威石油和道达尔去年年底相继花费20多亿美元购买巴西盐下深水油田,除此之外,道达尔3月购买泰国国家石油公司位于缅甸海上深水区块mD-7的50%股权。

  国际大石油公司资产结构的优化反映其在资源类型上的战略选择。北美非常规核心区带无疑是交易市场最为炙手可热的资产,但国际大石油公司并不占有先发优势,在技术上与单一经营非常规区带的北美独立石油公司相比也有一定差距,国际大石油公司中唯有美国的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龙加大资本支出培育非常规资产优势,其他大石油公司则维持其现有的非常规资产。而对天然气及LNG的重视,反映出大石油公司对全球低碳发展趋势的一种积极回应。天然气有望迎来发展的黄金时期,成为全球消费增速最快的化石能源。未来20年年均消费增速有望达到1.6%左右,并超过煤炭成为第二大能源消费来源。而LNG在天然气产业发展中起到越来越重要的作用,LNG消费增速可能是天然气的两倍。油砂则由于其经济性差、资源开发消耗的能源强度高,在油价大幅下降之后,其在国际大石油公司的资产组合中的地位进一步下降。作为接替陆上常规油气的战略领域,深水依然具有很大的潜力。尽管深水项目周期长、投资密度大,在石油公司进行技术创新、不断降低生产成本情况下,部分深水项目已经具备较强的竞争力,2017年国际大石油公司已经批准多个深水项目的最终投资决定。

  事实上,国际大石油公司实施的资产组合策略也体现了各自上游战略特点。埃克森美孚巩固非常规资产优势、扩大天然气及LNG资产比重、加上在圭亚那世界级深水油田的发现,非常符合埃克森美孚积极寻求深水、天然气及非常规这“三驾马车”的资产平衡与协调发展的特点。壳牌在并购BG之后,上游重心就是整合与BG资产的组合,剥离非核心资产、提高资产的集中度以及聚焦在澳大利亚、巴西、卡塔尔等核心国家的优势油气业务。目前,壳牌在资产剥离方面取得积极成果,截至3月,壳牌已经剥离近200亿美元的资产,逐渐实现其2018年左右出售300亿美元资产的目标。相对于国际同行业而言,BP天然气业务占比一直偏低,在墨西哥湾钻井平台事件之后,BP已经确立“天然气驱动”战略,加大天然气业务的发展。BP在埃及、阿曼等国家天然气业务取得重大进展,通过开发埃及西尼罗河、地中海Zohr巨型气田以及BP Kazaan致密气项目,BP天然气产量比重在2020年左右将由目前的42%提升到55%左右。挪威石油发挥其在深水领域的专长,退出油砂业务、增加深水业务。而埃尼通过其在莫桑比克及埃及地中海两个世界级天然气的发现,奠定其打造全球领先的天然气一体化及LNG业务的公司的基础。埃尼出售这两个巨型天然气发现资产中的部分股权,一方面实现了其通过勘探创造价值的理念,另一方面持有的剩余股权足以让埃尼保持其在全球天然气业务中领先地位。

  资产优化组合是国际大石油公司不断提高资产质量、增强竞争力的最为重要手段,大石油公司正是通过内部科技研发和外部资产组合持续拉低盈亏平衡油价以适应低油价环境并实现可持续发展。目前国际大石油公司在油价处于每桶50美元至60美元时能够实现收支平衡,而高油价时期则需要油价高于100美元/桶。国际大石油公司资产优化组合的做法值得中国石油企业借鉴。一方面通过并购夯实资源基础,另一方面要转变思想、加大非核心资产的剥离以提高资产质量。虽然低油价下资产剥离面临很大难度,但采取灵活的剥离策略也能实现,壳牌已经证明低油价下资产剥离的可行性。在激烈的竞争环境中,只有坚持资产的并购和剥离相结合,才能有效提升资产质量和经营水平,在国际市场中占据一席之地。(作者:张礼貌,为中国石化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高级工程师)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