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油价对全球天然气产业的影响是全方位的,包括利空天然气价格,带给亚洲LNG买家从“溢价”到“议价”的历史性机遇,冲击美国页岩气生产,刺激亚太天然气需求回弹,使LNG投资热情降温,以及进一步增强LNG贸易流动性和合同灵活性等六大方面。

  国际油价自2014年下半年开始大幅下跌,从110美元/桶高位一度跌破30美元/桶。虽然2016年探底后小幅回升,但仍在相对低位徘徊。由于石油和天然气在生产方面的互补性、消费方面的替代性及价格方面的协同性都很强,低油价对全球天然气产业的影响也是全方位的。

  低油价利空天然气价格。油价下跌以来,北美、欧洲和亚太天然气市场价格均在下跌,不过低油价所带来的影响不尽相同。对于天然气价格更多由市场决定的北美和欧洲,低油价主要通过抑制天然气需求压低天然气价格。一方面,在油气直接构成竞争的消费领域,如工业、供热、交通等部门,低油价都削弱了天然气的成本优势。据统计,布伦特原油与北美Henry Hub气价、欧洲NBP气价比值,从2014年的22.6和12.7分别降至2016年的17.2和6.8,部分国家因此出现了“油代气”的情况。另一方面,低油价对以天然气作为生产和加工原料的石化行业造成了一定冲击,其用气需求也相应减少。对于亚太地区,低油价对天然气价格的影响更为直接,这是由于亚洲目前还没有形成一个如美国HH或是英国NBP那样具有区域影响力的天然气价格基准,液化天然气(LNG)长贸合同大多与油价挂钩。2015年以来,东北亚LNG进口价格年均下跌30%以上。

  低油价带给亚洲LNG买家从“溢价”到“议价”的历史性机遇。亚洲LNG进口量在全球占比达到70%以上,近些年来却承受着全世界最高的LNG价格。除了供应源趋同、需求缺乏弹性、基础设施不完善等因素外,与油价挂钩的定价机制是造成LNG“亚洲溢价”的重要原因。2015年以来,随着东北亚LNG进口价格大幅降低,“亚洲溢价”表面上得到缓解。北美、欧洲和亚洲三地价差大幅收窄,其中日本和法国的LNG现货价差由2014年的平均6美元/MMBtu减少到2016年的1美元/MMBtu左右。但是,随着未来油价反弹,“亚洲溢价”仍可能卷土重来。因此,部分立足长远的亚洲LNG买家已经开始着手利用当前低油价和LNG市场宽松的机遇,尝试将LNG合同价格与美国HH价格或日韩LNG现货价格挂钩。从新签订的LNG合同来看,LNG与油价挂钩的公式斜率也呈下降趋势。由此判断,未来几年亚洲LNG价格将进一步与油价脱节,天然气定价独立性有望增强。

  低油价冲击美国页岩气生产,但短期内影响有限。近年来美国天然气生产增量主要来自页岩气。2006年至2015年,页岩气在美国总产量的比重从6%快速提升至46%。如果没有高油价对油气公司利润的支撑,开发成本相对较高的非常规天然气很难取得今天这样的成就。油价大跌以来,美国天然气在用钻机数随之大幅减少,2015年天然气产量增速降至5.3%,2016年进一步降至1%以下。但是低油价对美国页岩气生产的影响还是不及预期。当天然气钻机数在2016年3月跌破100、达到1989年来最低水平时,天然气生产能力和产量却仍然保持正增长势头。究其原因,美国页岩气生产商大多采取了签订长期合同或在期货市场套期保值等风险对冲手段,对低油气价格的耐受性很强。不仅如此,随着油井数目大幅减少,富余钻机设备和从业人员多转入天然气行业,进一步降低了天然气生产成本。加之天然气开采技术进步和管输能力不断提高,Marcellus、Utica等主产区产量预计还有上升空间。

  低油价刺激亚太天然气需求回弹。近两年,在经济运行状况不佳、政府能源战略调整等因素的影响下,中国、日本和韩国的天然气发展均面临来自替代能源的激烈竞争,天然气需求和LNG进口的增长势头大幅减弱。受此影响,2015年亚太天然气需求增速仅为0.5%,自2000年以来首次落后于全球平均水平,对全球需求增量的贡献率从过去十年(2005年至2014年)的34%降至7%,同年LNG进口量比上年下降0.7%。

  低油价带动LNG价格下跌,不仅直接刺激亚洲进口,而且还助推国内气价下调,从而进一步刺激天然气需求。2016年,中国、印度等国天然气需求回弹,并带动亚洲天然气消费增速回升至2.5%左右,LNG进口恢复正增长。不过,由于低油价同时也增强了油气竞争,加之经济增长放缓等问题未见好转,和2014年相比,尽管2016年亚太LNG进口价格下降60%,LNG进口量却只增长了1.4%。

  低油价使LNG投资热情降温,中长期LNG供应堪忧。目前全球正处于LNG产能突增时期,2025年前全球规划和在建LNG液化项目能力总计将近9.5亿吨,是现有能力的3倍,而同期全球LNG需求增量为2亿吨。由此未来几年全球LNG供需有望持续宽松,新项目对于市场需求的角逐也将非常激烈。低油价下,LNG项目的内部回报率普遍降低,进一步增加了LNG行业投资风险。究其原因,一方面是上文提到的低油价拉低LNG合同价格,另一方面是部分LNG项目出售天然气凝析液(NGL)的利润因油价降低而缩水。

  投资较大和收益率较低的在建项目将被推迟,未进入最终投资决定(FID)的项目或被搁置。受资源禀赋和产业模式影响,未来几年里低油价对亚太新增LNG项目的利润水平乃至投产时间的影响要大于其他地区。部分LNG项目推迟上线,一定程度上将缓解市场供应过剩的局面,但也为未来全球尤其是亚太LNG市场再度陷入供不应求埋下伏笔。

  低油价进一步增强LNG贸易流动性和合同灵活性。目前LNG贸易呈现出新兴买家、浮式设施数量增多等特点;LNG合同出现目的地条款逐步被淘汰、中短期合同占比增加、合同量缩小等趋势。受与油价挂钩的LNG合同价格降低和全球LNG市场转向宽松的影响,新兴买家正在积极进入市场并锁定有利长贸,2015年以来中国LNG新合同全部由新兴进口商签订(包括新奥、广汇、华电、北燃、广燃、九丰等)。由于建造周期短、投资小等优势,浮式存储再气化装置(FSRU)也深受新兴买家青睐。与此同时,LNG买家在积极与卖家协商,加速松动僵化条款。日本JERA公司明确表示不再签订带有目的地限制的合同,并且要在2030年前后将现有长贸合同量缩减一半以上,至1500万吨/年,同时增加短期合同及现货采购。

  (作者为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经济师)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