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哲学家叔本华提出过“钟摆理论”,意为人生总是在得不到的“痛苦”和得到之后的“无趣”之间摆动。很多人或许都有过这样的体验:自己的目标没有实现时,会焦虑不安、痛苦不已。一旦实现,幸福感又会逐渐减弱,以至于某一天觉得自己追求的东西“不过如此”。

  但叔本华说,还是有极少数人能够超越“钟摆理论”。艺术家们在对艺术的钟情和热爱中享受过程的快乐和结果的快乐,他们视自己的艺术作品为至宝和生命。还有哪些人可以超越叔本华的“钟摆理论”呢?笔者认为,只要热爱某一事项,把它当作习惯、当作爱好、当作生命中的组成部分,无疑都可以超越叔本华的“钟摆理论”。

  通常职场生涯中,一般有三种态度:一种是把职业当副业,一种是把职业当工作,一种是把职业当事业。把职业当事业追求者,往往会很快乐,并且能够做出成就。

  真正的学者就可以超越叔本华的“钟摆理论”,他们把学术当作人生不可或缺的部分,在阅读、思考和写作过程当中享受人生快乐。法国社会学家布希亚说,在饱览了传世之作、邂逅绝代佳人、游历至纯至美的沙漠之后,你告诉自己,人生不过如此。但事实上还会出现另外的东西——另一本书、另一片沙漠,还可以在另一番“领地”找到人生的快乐。

  学术人生可以超越叔本华的“钟摆理论”,但学术人生到底需要什么品质?笔者认为至少包括几个方面:一是不为功名而学术。如果把学术当作捞取功名的手段,学问就很难说是真学问。二是不为学术所累。或许在外人看来,一个人沉溺于学术当中,广泛阅读、深入思考、长期伏案,一篇又一篇文章发表,一本又一本著作出版,一个又一个观点提出……把整个生命都耗在这里,活得很累、很辛苦。但是,于学者本人而言,却是快乐的。这种精神上的满足胜过许多人物质上的愉悦。三是有学术天分。学术需要天分,就像艺术需要天分一样,没有天分终难取得大的成就。四是需要勤奋作“养料”。爱因斯坦说过:“我从来不把安逸和享乐看作是生活的目的。”亚里士多德说过:“他们活着是为了吃饭,我吃饭是 为了活着。”有天分的人不勤奋,就像好的种子,却缺失好的土壤、缺失足够的阳光和水分一样。

  值得一提的是,学术人生是幸福人生。因为这世界上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把自己的职业与爱好联系在一起的。不少人从事的职业并非自己所爱,甚至只是把它当作谋生、赚钱的手段。爱好学术,并有学术天分,又把它作为自己职业选择的人,无疑是幸福的。

  (原载于《学习时报》)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