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仅在部署2017年各项工作时,“实体经济”一词就被提及7次。而对于如何支持实体经济,“通过体制机制改革创新,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和水平”是两会代表委员热议的内容。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银监会原副主席蔡鄂生说:“金融机构要有服务意识,更好地服务中小微企业、服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金融业的发展速度和水平应该与实体经济相适应。”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社科院经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程恩富强调,“金融业的发展,既不能滞后于实体经济,又不能超前于实体经济,否则,金融业要么会阻碍实体经济的发展,要么在金融监管缺位的情况下易发生金融和经济危机。”

  在当下各种各样的金融机构中,谈及与能源行业联系越来越紧密的机构,就不能不提财务公司。

  全国政协常委、中油财务公司总经理兰云升认为,近几年实体经济空心、金融空转、房地产和虚拟经济泡沫等问题突出,实体产业在一定程度上被边缘化,经济结构失衡较明显。而大国经济要走向强国经济,必须依靠实体经济的发展和强大,必须依靠科技进步、管理提升和服务创新,金融业的发展也必须回归到服务实体经济发展中来,只有这样,金融业才有长久旺盛的生命力。

  财务公司是我国企业集团所属的内部金融机构,基本定位是加强企业集团资金集中管理和提高企业集团资金使用效率,为集团成员单位提供资金管理和金融服务的非银行金融机构。截至去年年底,我国共有236家财务公司,所在企业集团资产规模超过80万亿元,遍及电力、石油化工、航天军工等国民经济骨干行业。业内称其天然特性为“出身实业、服务实业”。

  近两年,国内经济增速下行压力大,“三去一降一补”任务繁重,实体产业发展面临巨大挑战。财务公司在去杠杆、降成本中的独特作用得到凸显,在减少企业集团“存贷双高”和货币资金闲置淤积、提升资金管理效率效益,以及在支持小微企业发展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但目前,仍有一些政策制约了财务公司发挥功能优势,包括:基础支付清算功能受限、产业链金融政策力度不足,宏观审慎评估体系、贷款规模限制和结售汇规模限制等制约其发展。兰云升强调:“目前,应加大对财务公司发展的政策支持力度,使其能更好地为实体经济服务。”

  为此,兰云升建议:“加快符合条件的财务公司接入央行支付清算系统,进一步提高企业集团资金结算效率;央行宏观审慎评估体系能够对财务公司实施差别化的评价标准,对其贷款规模和结售汇规模不作限制,仅作宏观指导;进一步放宽产业链金融业务管制,开放财务公司与集团的密切客户之间票据融资业务等。”

  “当然,我们主要还是立足自身,抓住金融市场改革开放新契机,不断提升自身的服务能力。”兰云升说,“实践证明,财务公司是产融结合的最优平台。在企业集团内部和监管部门的大力支持下,它一定可以为我国实体经济发展做出更大贡献。”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