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化“一带一路”合作,需要“积极延伸油气产业的下游产业链,加大技术、队伍、装备输出”,已成为油气行业的共识。加快“走出去”还需要我国石化企业做好哪些工作?

  “石化产业布局如不进行合理调整,不仅无法为‘走出去’提供有力支持,而且会影响经济社会发展。”两会期间,代表委员提出这样的建设性意见,引起广泛关注。

  石化产业“向西看”,确实有不少机遇:据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统计,“一带一路”沿线不少国家石化工业水平不高且需要进口包括乙烯下游衍生物在内的石化产品。未来5年,中东海湾国家在建和拟建的石油化学品年产能达5400万吨;未来10年,俄罗斯计划建设6座世界级乙烯及下游衍生物装置;东南亚一些国家对石化品和技术装备有巨大的市场需求。中国相关石化产业也有能力在“一带一路”的石化产能国际合作中发挥较大作用。

  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济研究部研究员张小济说:“尤其是在中亚,由于历史原因,这些国家鲜有完整的石化产业链。它们更需要外界帮助其进行石化深加工,带动整个石油产业链的发展。比如,我国石油企业在哈萨克斯坦建设了炼油厂及石化下游产业、加油站等,受到当地欢迎。”

  西行到“一带一路”,人们不禁会想到我国区位优势较大的中西部地区。特别是与中亚联手,我国中西部有“产业相关性高、产品运输成本相对低”等优势。但目前,要想达到良好效果,中西部的石化产业布局,亟须更高层次的优化完善。

  “现在,我国中西部石化产业存在区域内同质化竞争严重、产业链条有限和产业综合实力不强等问题。”全国人大代表、兰州石化公司总经理李家民说。

  尤其是,中西部石化产业目前存在着严重的“西品东用”现象:大部分石化企业以原油加工和化工基础原材料生产为主,本地精细化工产业薄弱,难以充分发挥基础石化产品的价值,致使中西部地区超过40%的成品油、70%的化工产品都在东部市场销售,由东部用户进行再加工,而中西部老百姓消费的化工产品七成以上来自东部。

  显然,从原材料到成品,经过“西部—东部—西部”的路程后,本来相对于中亚的区位优势就被这样的产业链条“吞噬”了。

  因此,李家民建议,应打破行政地区限制,建立中西部地区国家石化产业基地;鼓励东部产业转移,健全完善中西部地区石化产业链;以石化龙头企业为核心,带动培育石化产业园区;整合区域内优势资源,提高中西部地区石化产业综合实力。

  特别是,对于规模优势明显的石化园区建设,专家表示,石化园区建设要充分发挥现有石化龙头企业的核心辐射和引领带动作用,坚持一体化和集群化的思路。“要摒弃推倒重建的思路,要尽量避免强令大型石化企业低效搬迁的做法。”李家民说。

  在全国人大代表、中石化天津石化公司总经理李永林看来,石化行业在进行结构优化调整时,要注意坚持规模化、园区化、清洁化发展方向,采用云计算、互联网+、大数据等先进技术打造“智能型炼厂”。

  业内专家认为,集群式也好,清洁化也罢,在目前复杂的市场环境下,石化产业优化布局“牵一发而动全身”,应本着有利于缓解产能过剩、促进企业提质增效、提高对外合作水平等原则多方考量,真正实现中西部石化行业水平的整体提升。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