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天然气消费量全球第三,为何国际上议价能力还较低?”两会期间,关于天然气发展,一些代表委员提出的疑问引起记者关注。

  如果仅从供需基本面来看,中国是有较强议价“底气”的。放眼全球——2015年,世界产气量为3.6万亿立方米,而天然气消费量为3.47万亿立方米。在总产量过剩的基础上,全球在建的LNG大型项目还有15个。供过于求造成的低气价及买方市场尚看不到“结束的边际”。

  聚焦中国——新世纪的前13年,中国天然气消费年均增速高达16%,虽然近两年增速放缓,但仍是全球第三大消费国。另外,根据《天然气发展“十三五”规划》,到2020年,中国天然气消费占一次能源消费的比例计划为8.3%至10%。按此目标,未来几年天然气消费年均增量要超200亿立方米。国家相关部门及企业正在想办法增大天然气的消费“胃口”,使城市燃气、天然气发电等成为新的增长点,让天然气逐步成为“中国的主体能源”。

  一边是供给过剩,一边是需求增长。作为买方的中国却缺少较强的议价能力,甚至多年形成的“亚洲溢价”都无法破解。究其原因,这与亚洲LNG定价与布伦特等国际原油价格挂钩、中国等东亚国家对供气安全比对价格更敏感、中国天然气价格市场化尚未完成、进口气用气成本较高等密切相关。“另外,我国冬季天然气需求量猛增,而储气设施不足,也削弱了中国进口气的议价能力。”全国政协常委、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朱之鑫说。

  目前,国际天然气市场主要定价体系有北美亨利中心定价体系、中亚—俄罗斯地区的定价模式、以欧洲国家为主的与油价挂钩的方式等。而英美的定价体系能影响到全球天然气贸易的七成以上。

  那么,如何增强中国的天然气议价话语权,形成以中国为天然气定价中心的“中国气场”?

  中国石油大学(北京)教授刘毅军认为,要分两步走:一是整个天然气产业链进行竞争性市场化结构改革,实现市场配置资源,由市场决定气价。二是随着市场化格局的形成,慢慢发展出交易中心,在中国市场上形成定价中心,之后才是往整个亚太地区发展。

  显然,“市场”成为定价中心形成的关键要素。

  而渐渐形成的天然气全球市场,让人们从“一带一路”中看到消除“亚洲溢价”、加快增强气价话语权的希望。数据显示,“一带一路”涉及的60多个国家中,天然气探明储量占世界总储量的63%,年产气量约占世界总气量的54%。“气势”之大令人瞩目。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石油集团原董事长周吉平建议,构建“一带一路”地区能源互联互通的体系,共同推进泛亚天然气管道建设;推进我国在全球能源贸易定价中的话语权和影响力,充分利用“十三五”及未来全球市场供大于求和中国在亚太天然气增量贸易中的优势地位,借助上海能源交易中心、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这些平台,积极发展现货、期货等衍生品的交易,逐步减少“亚洲溢价”。

  朱之鑫也强调,相关主要企业一定要积极地进入国际市场,参与交易平台的市场交易。这将有利于中国加快增强气价的话语权。

  这些国际市场,尤其是亚洲的天然气市场,已经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推进,联系得更加紧密。现在,“一带一路”上既有俄罗斯、土库曼斯坦、卡塔尔等天然气供应源,又有东亚及东盟国家这些用气大户,中国—中亚的跨国天然气管道作为沟通供需方的纽带,促使泛亚天然气供需体系加快形成。中国目前进口气量的近90%来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

  另外,专家建言,随着北美页岩气的快速发展,美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油气需求将减少,中国要利用这个有利时机,加快和这些国家形成更紧密的油气联系;也要利用目前国际气价较低的有利时机,推动供给来源多元化,加快储气设施和天然气交易平台建设,为建设天然气定价中心做长远准备。

  “不管怎样,首先是立足自身,遵循市场化原则,一步步推进天然气市场化改革,加大国内天然气的供给,就能实现既定目标。”朱之鑫信心十足。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