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抬望眼,“一带一路”油气合作豁然开朗)

  今年两会上,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面对国际环境新变化和国内发展新要求,要进一步完善对外开放战略布局,加快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推动更深层次更高水平的对外开放;扎实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坚持共商共建共享,加快陆上经济走廊和海上合作支点建设,构建沿线大通关合作机制;深化国际产能合作,带动我国装备、技术、标准、服务走出去,实现优势互补。

  不可否认,“一带一路”是新时期我国深化对外合作的新的战略构想,旨在通过进一步加强与沿途各国的深入合作和互联互通,最终实现共同发展、共同繁荣的目标。

  而在这其中,油气合作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内容。

   “走出去”成绩斐然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石油集团原董事长周吉平指出,“一带一路”是“十三五”期间,乃至更长一段时间的国家重大决策构想,而油气合作在其中发挥着骨干作用。

  作为世界上的能源消费大国,我国石油和天然气对外依存度屡创新高,能源安全令人担忧。此外,我国还面临着海外油气资源获取难度增大、原油定价话语权薄弱等问题,与我国能源大国的地位极不相称。而“一带一路”区域内油气资源丰富,通过合作,可以拓宽我国油气的进口渠道。

  资料显示,从1993年起,我国开始成为石油净进口国。也恰是在这一时期,中国的石油企业开始走出去。至今,国内已经有20多家石油企业走出去与主要的油气生产国建立了合作关系。去年的权益产量达到了1.53亿吨,基本在世界范围内建成了五大油气合作区,四大战略通道(东北通道、西北通道、西南通道、海上通道)。目前建成的管输能力已经达到了5000万吨,输气能力474亿立方米,并将逐步增加。建立了欧洲、亚太、美洲三大油气运营中心,实现仓储、炼油、加工、贸易、运输一体化。

  而对于中石油这些年走出去所取得的成绩,周吉平如数家珍,信心十足。

  “25年来,中石油‘走出去’取得了良好的投资回报。在35个国家运营着91个项目,2/3的在产项目已经实现了投资回收。”周吉平表示,在委内瑞拉、加拿大等国的在建项目投资带动了1200多支工程服务队伍走出去,累计带动了300亿美元的装备出口,实现了良好的投资回报和带动效益。特别是积累了国际化的经验、人才,培养了一批忠诚于祖国石油事业的中坚力量,与资源国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

   挑战与机遇如影随形

  但是,他也同样坦陈了他一路观察思考之后的担忧,“石油企业走出去,面临新的形势,挑战和机遇并存。”他认为,最大的挑战就是国际油价。目前国际市场总体上还是供大于求。低油价还是对石油企业的经营带来很大挑战。

  “2014年断崖式的下跌之后,今年有所回升,但是普遍认为,今年50~60美元/桶范围内的可能性比较大,可能还需要持续比较长的时间,因为现在国际上总体还是供大于求的。实际上,OPEC的限产的确起了一些作用。但是油价只要开始回升,美国的页岩油气产量也开始回升,50~60美元的价位正好是他们盈利的平衡点。”

  周吉平表示,对于石油企业来说,来自另外方面的挑战即是地缘政治更加复杂多变。“包括资源国的政局动荡、政策、恐怖主义的威胁。特别是美国的能源政策,我觉得应该引起很好的重视与研究。”他进一步解释说,特朗普政府新政中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把石油视为美国的生命线。“美国新的国务卿是美孚石油的CEO,能源部长是德克萨斯州的州长,环保部长是俄克拉哈马州的总检察长,这些都是跟石油密切相关的。基辛格曾经说过一句话:谁掌握着石油,谁就掌握着世界。这个不一定有道理,但是20世纪确实是这样的。”如今,美国的页岩气革命使美国的石油和天然气实现了历史性的回归和能源独立。“特朗普一上台就批准修建从加拿大到美国的油气管道,这样使美国在世界的霸权和强权政治有了进一步的加强。”他认为,美国页岩气革命引起了世界油气格局的重大调整,生产中心向西半球移动,回归到委内瑞拉-加拿大-美国;消费中心向东移,亚太、太平洋地区。但是,包括伊拉克和伊朗的中东地区依然是争夺的重点。

  然而,“一带一路”油气合作尤为重要的意义就是在于可以影响世界油气格局的重新布控。

  他还特别强调,在新形势下,石油企业走出去要做好以下转变,即要从过去保障中国能源安全的一国保障思维,转变为着眼亚洲共同能源安全的区域性保障。要坚持共商共建共享,同奏合作共赢的新乐章;要从过去追求规模速度,到追求质量效益的转变;要从过去资本输出,转变为制造标准、技术、人力资本的全方位走出去;要从过去被动适应国际贸易规则,转变为积极参与国际贸易规则的制定和定价中心的建设。

  他建议,要加强与“一带一路”重点合作国家的政策标准和机制的对接,实现政策沟通,积极参与全球能源治理机制的完善和建设,加强能源外交,加快推进与沿线国家投资贸易保护协定和避免双重税协定的签订。要构建“一带一路”地区能源互联互通的体系,推进设施联通。倡导共同推进泛亚天然气管道建设,实现能源生产与消费国的互保,形成亚欧-非洲之间的能源互联互通大格局。要进一步推进我国在全球能源贸易定价中的话语权和影响力,达到贸易畅通。充分利用“十三五”及未来全球市场供大于求,和我国在亚太天然气增量贸易中的优势地位,借助上海能源交易中心、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这些平台,积极发展现货、期货等衍生品的交易,逐步减少亚洲溢价,建立和完善境外能源投资带动贸易工程技术服务、物资装备走出去的鼓励政策。要加大产融结合,助推能源与金融一体化,推动资金融通。加大亚投行丝路基金和国家开发银行、进出口银行对战略资源类项目、跨国管道建设的支持力度,推动区间结算平台的建设,争取推进合作项目人民币结算,降低汇率风险。要着力推动能源合作本地化和可持续发展,促进民心相通,加强需求导向的国际能源技术公关合作,建立“一带一路”油气合作专项科研基金,加强与沿线国家能源智库的深层次交流,通过政府项目或者企业资助的方式,来加强本地化人才的培养,提升我们国家在沿线国家中的软实力。

   静待改革方案落地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还指出,要深化混合所有制改革,在电力、石油、天然气、铁路、民航、电信、军工等领域迈出实质性步伐。抓好电力和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开放竞争性业务。

  对此,周吉平强调,油气企业要以此为契机,在实施“一带一路”战略的过程中,推进石油天然气体制机制的改革,加快国际化的进程,助推企业走出去的业务更加优质高效发展。

  在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努尔·白克力透漏,油气体制改革方案已经获通过,预计两会后即会发布实施,届时国家发改委和国家能源局将研究制定勘探开采、管网运营等方面配套文件,以及综合改革试点方案和专项改革实施方案,积极稳妥开展试点工作。油气勘探开采等竞争性业务将加速放开。

  据了解,2017年将全面启动管道运输企业定价成本监审工作,研究制定天然气干线管道价格,加快规范省级以下管网定价。同时,鼓励在重庆、江苏、上海、河北等地开展油气体制改革试点。这将有利于营造更公平的市场环境,培育更多更有实力的企业加入“一带一路”油气合作之中。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