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两年来,遭受国际油价大幅下挫、低位徘徊的打击,石油公司上游业务普遍“大出血”,海外油气投资相应步入低潮。油气行业是典型的周期性行业,生产与消费的峰谷错配往往要耗时数年来矫正。从更宽的视角来看,中国距离油气消费峰值还有较长距离,对海外油气资源的掌握仍远远不足。尽管遇到挫折,但更要坚定“走出去”的战略方向。正如国家“十三五”规划纲要中强调的,要更好地利用“两个市场、两种资源”,为中国发展不断提供强大动力和有效保障。

  根据统计,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2014年以来的年度上游投资已经从1200亿美元锐减到400亿美元左右。上游投资的缩水显示油气资产竞争不足,为逆周期争夺优质油气资产创造了机会。欧佩克联合减产为2017年石油市场奠定了积极的基础,分析机构普遍对未来油价走势乐观,认为油价运行中枢将显著抬高。放眼全球,2017年的海外油气投资环境涌现出许多新变化,亟待加以分析和把握。

  【中东】

  解除制裁后的伊朗

  伊朗解除核制裁后,油气上游投资迎来曙光。据伊朗“五年计划”,上游石油行业2016年到2021年将需要1300亿美元的投资,目标是2021年前把油气日产量分别提高到570万桶和14亿立方米。中国与伊朗建立了深入的政治互信和经济合作关系。伊朗视中国为油气能源和石油科技方面的战略合作伙伴,急切需要中方的投资。伊朗2016年颁布的新版石油合同大幅改善了投资条件,延长了合同期限,回报机制更加灵活,同时为开发商提供多样的激励机制,有利于掀起投资上游的新热潮。

  【非洲】

  平息战乱后的利比亚

  非洲已成为中国原油进口的第二大来源地,利比亚石油储量位列非洲前茅。受到连年战乱影响,利比亚石油产量受到重创,一度接近中断。随着战乱平息,特别是政府军2016年年底在苏尔特肃清伊斯兰国恐怖势力后,利比亚石油生产秩序正在快速恢复,国内大型油田重新投产,过去半年来的石油日产量已从30万桶恢复到70万桶。油气领域的复兴对于利比亚的战后重建具有决定性意义,为外国投资者带来了广阔的机会。目前,包括BP、道达尔和埃克森美孚在内的主要能源公司均已重回利比亚。

  【北美】

  页岩油气大洗牌后的美国

  美国页岩油气企业正在经历一轮洗牌,破产重组与并购活动趋于活跃,其中不乏较为优质的资产,伴随油价回升彰显投资机会。近年来,中国企业频频出手美国油气行业,积累了丰富的操作经验,部分民营企业更是借机实现业务转型。美国页岩油气企业“小而散”的特点,便于挑选规模适中的投资标的,实现步步为营的扩张路径。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在竞选过程中多次表达油气政策立场,将松绑美国油气开发的政策约束,加大本土油气资源开发力度,谋求实现能源独立。这意味着美国油气投资环境的进一步开放,页岩油气领域更是吸引海外投资的主角。

  【南美】

  风雨飘摇的委内瑞拉

  委内瑞拉拥有南美乃至全球领先的资源储量,被誉为“黑金王国”,是海外投资中无法绕过的石油重镇。然而在低油价威胁下,委内瑞拉的政治经济局势和社会安全形势持续恶化,油气投资的系统性风险不断抬升,拐点尚未出现,前景不明。油价回升能否促进委内瑞拉恢复社会秩序仍待观察,此时宜谨慎投资,做好风险跟踪评估。

  【中亚】

  崛起中的油气大国哈萨克斯坦

  位于“丝绸之路经济带”上的中亚各国油气储量丰富,是海外油气投资的重点地区。其中,哈萨克斯坦不仅战略区位显要,是连通石油供需市场的黄金十字路口,而且油气资源禀赋优越,成为中国石油公司长年耕耘的沃土。2015年,哈萨克斯坦生产原油约7700万吨,按照规划将在2030年提升到1.2亿吨。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哈萨克斯坦必须大力引进海外投资,加大油气勘探开发力度;同时,与周边国家合作,加快建设油气管线等基础设施。为此,哈萨克斯坦近年来颁布了一系列关于发展经济、保护投资者利益的优惠政策。雪佛龙、埃克森美孚于2016年7月宣布将为哈萨克斯坦田吉兹油田扩建项目投资368亿美元,这是油价暴跌两年来的全球最大手笔投资之一。

  “走出去”面临三大挑战

  为了保持海外投资力度,中国各大石油公司还面临不少挑战。

  首先是财务运作能力的挑战。两年多的油价重挫对石油公司的资产结构带来不小压力,全行业普遍出现盈利滑坡、现金流下滑、负债率上升等,但总体而言仍有进一步财务运作的潜力。当前,国企深化改革如火如荼,如以此为契机通过混合所有制改革开展股权融资,或者借助债权融资、政策性贷款支持等传统方式,多方筹措盘活资源,可以为“走出去”注入力量。

  其次是外汇管制收紧的挑战。美元进入升值周期以来,中国资本外流压力加大。为缓解对外投资逆差,维持币值稳定,有关外汇和投资主管部门近期释放了将收紧海外投资管控的信号,称将“规范市场秩序,按有关规定对一些企业对外投资项目进行核实”。外汇管制收紧无疑有助于阻止资金盲目外流,但也意味着海外投资周期拉长,交易的不确定性增加。鉴于海外油气投资对于“走出去”的重要战略意义,对该类投资宜采用备案制,以简化审批流程,提高投资操作效率,避免延误有利时机。

  最后是政治经济风险的挑战。英国脱欧和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是2016年的两件重大事件,代表着后金融危机时代全球政治形势的深刻变化。著名的政治风险咨询公司欧亚集团认为,2017年会是二战之后全球政治风险环境最不稳定的一年。美国放弃全球责任转而拾起国家利益至上的原则,民粹浪潮从中东蔓延到欧洲和北美,全球政治经济不确定性升高,将直接影响海外油气市场。特朗普上任后美国对伊朗政策可能转向,并搅动敏感的中东地区。伊斯兰国在非洲的恐怖活动土壤并未根除,对石油设施的袭击难以预防。南美地区整体上处于高度风险状态,多个国家陷入经济与社会危机。全球政治经济风险的攀升对中国石油公司海外投资的风险管控能力提出了挑战。

  石油公司“走出去”是一项重大战略部署,不应受到一时一刻的短期业绩观左右。作为海外油气投资的后来者和消费大国,中国不得不面对“容易够到的果子”已被瓜分的局面,在形势变化中耐心筛选机会。中国各大石油公司要卸下思想包袱,继续担起重任,积极盘活资源,不断强化跨国经营能力,坚定不移地走向海外,为国民经济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动力。

  (作者为中化石油有限公司经济师)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