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更有效地治理雾霾,应搁置关于雾霾成因和影响的争议,把重点放在通过碰撞形成的治霾共识上。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就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包括雾霾在内。

  近期,我国华北等地遭遇大范围雾霾天气,多地出现重度雾霾。讨论雾霾成因和机理的文章有很多,讨论谁是造成雾霾元凶的论战也有很多。笔者想说的是,我们应该搁置因角度、立场不同而产生的关于雾霾成因和影响的争议,而把重点放在通过碰撞形成治理雾霾的共识上。毕竟,只有共识,才是解决问题的基础。

  到底有什么共识呢?笔者认为,至少有以下四点:

  共识之一:政府在治理雾霾的问题上将发挥决定性的关键作用。

  笔者是研究能源战略的,在平时工作和研究的过程中,我们发现国家有“大政府、小社会”和“小政府、大社会”之分。在我国,一项事关国计民生的问题,如果没有政府的牵头引导,以及政策上、行动上的支持,问题的解决是绝无可能的。雾霾问题也是这样。因此,与其不同群体在雾霾形成原因、解决方案上相互争辩、相互指责,倒不如形成一些共识性的思路或方案,共同推动政府在治理雾霾这一问题上做得更好、更快、更接地气。

  共识之二:在当下我国的煤炭消费占一次能源消费总量近7成、石油消费占总量近2成、天然气消费只占0.6成的格局下,要在10年内改变此格局几乎是不可能的。

  人们已经基本清楚,雾霾的形成主因是大量燃煤和燃油,而且两者的燃烧残渣在空气中还发生化学反应,导致雾霾的毒性增大。如何整治?有没有可能让煤炭在3年到5年内降至一次能源消费的30%左右?笔者认为,除非燃煤的综合成本已经显著高于石油、天然气、核电或其他可再生能源,否则大幅度降低燃煤消费量是天方夜谭。

  人类是经济动物,有极高的经济敏感性。说得直白一点,是“价格”这只看不见的手,主导着人类使用能源的历史变迁。人类一开始是以使用木材为主,接着进入煤炭时代,现在是石油天然气时代,而我国依然是煤炭时代,未来将会过渡到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时代。但主导这一变迁过程的最核心因素始终是价格。人类不是因为全球的木材消耗完了才不得已转至煤炭的,而是木材的综合成本(含环境成本)在过去的某一时点已经超过了煤炭。于是,木材燃料大部分被煤炭取代了。当前,石油取代煤炭也是这样,未来天然气取代石油煤炭还是这样。因此,除非短期内煤炭的消费综合成本已经高过石油和天然气,否则其消费量绝无可能大幅下降。

  然而,如果政府强力推动,给煤炭和石油施加更多、更严苛的消费政策和约束性条件,导致其消费综合成本上升的话,这两大类化石能源则是能够更快地被取代的。

  共识之三:治理雾霾必须稳准狠,“稳”意味着统筹兼顾、稳健推进,“准”意味着对症下药、措施到位,“狠”意味着不留情面、不留退路。

  统筹兼顾是“科学发展观”的根本方法。人口多,社会底子弱,这是我国最大的国情。必须统筹平衡好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民众就业、社会稳定之间的关系,不能一蹴而就,更不能因噎废食。在雾霾治理上也是如此,必须统筹兼顾,做好平衡。特别重要的是各路精英人士必须达成“平衡”,相互信赖,目标合一。稳健推进,顾名思义,就是要“分步走”,容易解决的先行,难啃的硬骨头通过打攻坚战,甚至壮士断腕的方式解决,这就需要做好解决雾霾的“顶层设计”,做到有序有力、大小兼顾。

  对症下药就是要找对方法。雾霾问题既是环保问题,也是民生问题;既是社会问题,也是经济问题,更是政治问题;既是专业化范畴的技术问题,也是连孩童都有切实体会的大众问题。这就需要一套组合拳的解决办法,需要多管齐下、多措并举。措施到位就是要讲究执行力,持之以恒,考核监督一起上。

  不留情面很关键,不管是作为“共和国长子”的能源央企,还是拥有良好品牌声誉的民企,国家在企业节能减排、环保技术推广、落后产品设备升级改造上,必须铁面无私,发狠心、下狠手。不留退路更关键,必须以背水一战的勇气打赢这场攻坚战。

  共识之四:如果我们每个人、每个家庭、每家企业,在绿色出行、节能减排等方面都能够恪尽职守、合法合规,那就是对治理雾霾的最大贡献。

  对于个体而言,在雾霾天,能够做的就是尽量少开车,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出行。能够花30分钟走到单位的,就不要花5分钟去开车,大不了早起20分钟;能够拼车的,就不要单独开车;能够坐地铁的,就尽量不要坐公交车或开车。对于单个家庭而言,能用煤气灶的,就尽量不要燃烧蜂窝煤或散煤;能够使用电磁炉的,就不要使用煤气或煤炭。对于单个企业而言,千万不要想方设法偷偷排放、偷偷排污;千万不要乘着夜间没有环保人员检查时,而大肆生产和排放;按要求必须安装环保设备的,就不能偷工减料、偷偷把设备关了。我们只有树立“做好自己”的理念,而不是只看着别人,包括治理雾霾在内的各种社会和环境问题才能最终解决。

  总而言之,如果社会各界能够谋求共识、达成一致,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三人同心、其利断金”,就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包括雾霾在内。

  (作者为能源战略学者)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