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成果推广要立足实现价值

访集团公司科技管理部副总工程师赵明

  科研成果来源于生产和生活,最终也要回归于生产和生活。每年中国石油都会投入巨资进行技术研发。然而从整体登记的情况来看,仍有30%左右的科技类成果没有得到生产实践应用。如何解决科技成果沉淀落地,加快科技成果转化,更好发挥科技第一生产力的作用?中国石油报记者日前采访了集团公司科技管理部副总工程师赵明。

  记 者:科研成果研发出来都会面临推广难的问题吗?怎样正确看待这一问题?

  赵 明:首先,科研成果分为不同的形态,不能一谈到成果,就说要推广,要看科技成果属于什么类别。例如,基础性科研成果主要是提出新观点和新认识,只要通过传播渠道能够传播出去,就已经实现推广了。其次,有一些科研成果属于特定产品,适用面本来有限,应用量小很正常。最后,一个新技术从研发走向应用,往往从基础研究做起,中间经过技术雏形的开发、形成技术以后的试验、规模化应用等阶段,最后才能推广。每个阶段都会有相应的立项,也都可能发现问题、需要修改,因此不可能每个阶段完成就可以立刻推广。这就像研究铀裂变的人不可能去直接制造原子弹。

  有一种常见认识误区,认为所有立项的科研成果都面临推广应用问题,这其实是偏颇的。一个科技成果研发出来,重要的是要发挥其价值和作用,不能为推广而推广。现在大部分研发的成果都着眼将国外一些先进技术国产化,一方面是替代进口产品,另一方面是研发出来推动国外产品降价,比如国内化工新材料成功研发,迫使市场价格降到3万元以下。虽然这项成果没有卖出去,但是抑制了国外垄断和高额利润,价值也实现了。成果价值实现的途径是多元的,不要一味强调成果在市场的推广率。

  记 者:怎样判断一项技术成果适不适合推广,以及怎样推动技术成果的转化应用?

  赵 明:科技成果转化应用需要具备一定的客观条件,我们需要创造好这些条件。

  评价一个科技产品能否推广,有四个方面条件。一是先进性,与现有技术对比,其具有的技术优势和领先水平。二是成熟性,通过室内实验、现场试验证明其技术自身的可重复性和成功率。三是适用条件,提出明确的技术应用条件和解决的目标问题。四是配套性,技术需要的配套衔接工艺,总结其应用的技术标准与工艺规范。一些优秀的新技术正是符合了这四个条件,不用推广就用得很好。而如果缺乏这些条件,可能会使得技术虽好,但用不起来。其实在很多情况下,不是推广工作没做到位,而是成果本来适不适合推广的问题。

  实际上,技术成果推广最重要的工作是信息沟通。一些好的成果,买方寻而不得或者卖方上门推销,都是因为初期研发、试验的时候,双方缺乏信息沟通。一般性技术信息是可以通过网络传播,但是深入的需求信息对接需要面对面。毕竟网络信息沟通是泛性的,是一个粗筛过程,而透过网络信息定位彼此需求是一个细筛过程。

  目前,推动技术成果转化的手段主要有以下几种。一是统筹部署科技研发与试验应用,逐步推进重大新技术推广,例如大庆的三次采油技术。二是依托重大工程,科研生产一体化推进,例如X80钢管。三是依靠行政推动,这往往在技术已经成熟但认识不够的时候。四是瞄准业务上的难题瓶颈,集成应用新技术攻克生产难点热点问题,例如西部地区钻井提速突破就是在钻井工具、设计、选型等几个方面集成应用了新技术。

  记 者:符合条件的成熟技术在推广条件中还会遇到哪些困难和问题?

  赵 明:首先,各方面条件都成熟的新技术,拿到市场上还有配套条件能否跟上的问题。推广不等同于光买一套设备仪器,背后还需要有一整套技术服务的支持。例如连续油管,必须要配备有资质的操作人员,如果没有相应的培训,连续油管是无法推开的。其次,连续油管卖出一台,等于增加一支作业队伍,人员数量问题会限制推广进程。现在自主研发的EILog软件在现场应用的大概有200多套,占市场的一半。要进一步推广,必须配备掌握相应技术的队伍,才有可能应用这些装备。最后,市场的准入问题。新的设备进入市场需要准入资格,后期服务的价格机制等问题都需要提前解决好。

  此外,不同仪器设备的使用习惯问题导致生产人员对学习使用新的仪器有不愿意和怕麻烦的想法。比如,测井设备没有一个标准的仪器,不同公司的仪器都有自己的特长、解释图版和使用办法。在推广过程中,要考虑怎样调动操作人员的使用积极性,还会遇到对旧产品感情上难以割舍等问题。

  记 者:新的科技成果在试验和应用之初难免有不成熟之处,怎样看待可能出现的失败和风险?

  赵 明:首先在立项之初,就应该把推广方和被推广方结合在一起,使得推广成为双方共同的责任。这样技术立项本身就有试验和应用的环节,减小试验的难度。第二是要对从实验室到试验场专门立项,划出专门经费承担试验可能的损失和风险。针对不同专业不同技术,这些年集团公司还建设了试验基地,为室内的研究提供条件。

  要正确看待试验可能的风险和失败。要宽容风险和失败,风险损失不是大问题,因为未来做成功了的收益将远远大于现在的风险损失。要说明的是,试验风险分技术风险和安全风险两种。安全风险一点都不能有,技术风险一定要受控,必须有预案。技术风险一般损失不大,是可控的。宽容的是技术风险,而不是安全风险。对于技术风险,在科研项目机制中要有相应的补偿和风险免除机制。

  有很多措施可以实现风险完全可控。例如下井试验的前期工作要做得足够充分,地面的风险不能变成井下的风险,如果地面试验风险控制还没有过关,那么技术成果还没有达到可以井下试验那一步。对像地质旋转导向钻井这样高难度的技术试验,可以采取比较稳妥的路线,逐渐逐层地增加试验难度,有一个规范科学的过程,保证风险可控。

  过去都在讲利益共担和风险补偿,对于可能的损失,也确实应设立有风险防范机制。但是这一机制重点不是出了事对风险损失进行补偿,而是在试验前采取各方面举措,使风险完全受控。

  总之,新技术推广在现有体制下是一个老问题,也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思想观念、使用习惯、技术水平、人员素质、应用条件与经济效益等各方面都会成为推广的难题。推广应用仍是一项需要不断探索、实践的课题。(记者  周问雪  薛梅)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