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佩克“减产保价”策略能否全面落实收效?从供给侧看,减产协议签约各方玩弄的近似“先提价、再打折”游戏,协议达成的减产幅度未必能够真正实现,而且肯定会被非协议签署国视为增产良机而充分利用。从需求侧看,当前世界经济增长并不乐观,意大利公投等因素又给欧洲带来新的重大不确定性,同时必须考虑美国货币政策变动的影响。这次减产无论是达成协议过程,还是最终执行结果,暴露出的都可能只是卡特尔的衰落。

  从11月30日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达成2008年以来第一份减产协议,到11个非欧佩克产油国12月10日达成日均减产55.8万桶的协议,各主要石油出口国的部长们纷纷声称他们取得了“历史性”进展,历史上从未有过这么多产油国为了一项共同事业而如此努力。然而,他们的“减产保价”策略真能全面落实收效吗?市场持怀疑态度者比比皆是。

  怀疑同时来自供给和需求两侧。在供给侧,减产协议签约各方玩弄的近似“先提价、再打折”的游戏,协议达成的减产幅度未必能够真正实现,而且肯定会被非协议签署国视为增产良机而充分利用。特别是美国,页岩油气生产数年来已经有效地抑制了传统石油输出国企图索取高价的冲动,特朗普发布的就职后施政纲领还会进一步增强美国页岩油气的市场竞争力。在需求侧,世界经济增长并不强劲,又面临一系列不确定性,都会进一步抑制实际需求和投机需求。

  需要强调的一点是,欧佩克成员日均减产120万桶、11个非欧佩克产油国日均减产55.8万桶并不像纸面上看起来的那么多。因为上述签约国为了在签约后抢占尽可能大的市场份额,几乎无一例外都在此前几个月开足马力加大产量。特别是今年才解除封锁的伊朗,本来就百废待兴,急需扩大石油生产和出口,又遇上美国新当选总统特朗普及其团队成员针对伊朗核协议不断发出激烈异议,刺激该国政府快马加鞭扩产。传统石油输出国竞相玩弄这种“先提价、再打折”的把戏,结果是国际能源署(IEA)发布的月度报告表明,欧佩克11月原油产量攀上3420万桶的创纪录高峰,环比增长30万桶。其中沙特11月原油日产量创造1063万桶的纪录,环比增长7万桶。其结果是欧佩克目前必须日减产170万桶,才能达到协议设想的3250万桶日产量上限。可是这多出来的50万桶日均减产幅度,又有哪个国家愿意承担?

  即使这种大幅度增产之后的“减产”承诺,签约国遵循的内在动机也谈不上多强。毕竟卡特尔越是“成功”,其操纵行为造成的超高定价率越高,其成员违反协议增产抢占市场份额的内在动机就会越强。而欧佩克长期没有任何实在的执行机制,可以惩罚违反减产保价协议的国家,更管不到非欧佩克国家。在1982年至2009年间欧佩克进行的全部17次减产中,实际减产量通常是协议减产量的60%左右;1998年至今,俄罗斯总共参与了4次减产行动,只有1998年的那两次实际压缩了产量,1999年、2002年两次承诺减产到头来都变成了大幅增产。这回欧佩克将组建一个联合部长级委员会监督协议遵守情况,由科威特、阿尔及利亚、委内瑞拉、俄罗斯及另一个非欧佩克产油国牵头,欧佩克秘书长巴尔金多对媒体声称此举将使维也纳减产协议变得可测量、可检验。可是实际效果如何,恐怕不会如人意。

  至于非协议签约国,他们肯定会充分利用这次欧佩克减产协议的机遇扩大生产和出口,特别是加拿大和美国。就在欧佩克成员国签署减产协议前一天,世界第六大石油生产国加拿大批准两大输油管道项目以扩大对亚洲和美国出口能力,即批准美国金德尔—摩根公司将跨山输油管道项目(将阿尔伯塔省油砂原油输往太平洋沿岸)产能扩大两倍至日均89万桶,以及输往美国的恩布里奇公司三号管线,加拿大石油出口能力将由此提升日均近百万桶。至于美国页岩油产业,在过去两年中已经表现出惊人的韧性,非但没有被挤出市场,反而成功大幅削减了成本,提高了效率。虽然有部分页岩油公司暂时停产,但也能随时恢复生产。何况这回特朗普上台,宣布将大幅放松、取消对国内油气开发的一系列束缚,而且选定一贯主张开放联邦土地和水域用于化石燃料开发的蒙大拿州共和党联邦众议员瑞安·金克(Ryan Zinke)担任内政部长,美国油气生产的成本有望进一步降低,国际市场竞争力有望进一步增强,产能也有望进一步扩张。

  鉴于上述因素,明年全球石油总产量多半会高于2016年。考虑到新巴拿马运河已经通航,美国、委内瑞拉、巴西盐下层油气已经能够以有竞争力的运输成本进入需求最盛的东亚市场。一批新竞争者拥入,必然会对价格产生指标性的向下引导作用。

  卡特尔组织要想取得令行禁止的“成功”,就需要一个产能、产量足够大而且愿意承受减产损失的机动生产者。沙特曾经长期扮演了这个角色,但在近两年的油价雪崩中,由于国内和区域经济、政治、军事局势变化,它感到难以为继,转而采取了保市场份额而不保价的策略,压价与竞争者全面“贴身肉搏”。这回沙特愿意承诺减产以求达成减产协议,主要还是考虑到其国有石油公司沙特阿美公司正筹备上市,减产保价有助于把该公司首次公开发行(IPO)的股票卖个好价钱。但如果它感到自己的限产措施只是便宜了竞争对手挤占市场份额,那么,沙特随时有可能再度转向保市场份额而不保价的策略。

  从需求侧来看,石油输出国更不宜过于乐观,毕竟当前世界经济增长并不乐观,意大利公投等因素又给欧洲带来新的重大不确定性。不仅如此,就整个世界能源市场而言,奥巴马政府苛刻的清洁能源法案和中国政府这两年严厉的煤炭限产措施都压缩了煤炭的消费需求,刺激了石油、天然气对煤炭的替代。然而,随着特朗普上台并履行其放松、取消煤炭生产消费管制的承诺,随着中国政府放松、取消过度严厉煤炭限产政策的效果逐渐体现,上述替代趋势的方向将出现一定程度的逆转。在此前两年的油价雪崩中,天然气替代石油的势头大大减缓,但今年二季度以来油价反弹近倍,天然气替代石油的趋势将因此重启。

  同时,我们必须考虑美国货币政策变动的影响。截至北京时间12月15日凌晨3时,美联储已经宣布加息决定,并且将预期的明年加息次数提高到3次之多,可能触发市场逆转,终结延续半年多的初级产品市场“小阳春”。同时,美联储加息还会加剧资本从新兴市场向美国的回流,从而加剧新兴市场的经济动荡,这对于增长最快的新兴市场能源需求又会构成新的抑制。

  欧佩克无疑是当今市场影响力最大的国际卡特尔,自从成立以来,欧佩克控制石油生产配额的操纵行为对油价影响重大,在相当程度上是石油输出国组织压制石油生产配额人为维持了高油价。但任何垄断都是不可能持久的,这次减产无论是达成协议的过程,还是最终执行结果,暴露出的都不会是卡特尔的力量,而只会是卡特尔的衰落。

  (作者为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电话:010-62094114 | 编辑信箱:news@vip.oilnew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