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央企人 中国梦——最美一线工人故事会 > 正文
 
一路芬芳走滇缅
 
时间: 2013-06-08 17:22   原文作者:
 

  目前,我国四大油气战略通道之一的中缅油气管道缅甸段建设快速推进。中国石油的管道建设者正忍受高温,把保障我国油气供应的能源动脉延伸到异国他乡。

  管道在建设过程中,涌现出很多令人感动的人和事。这些人多为一线普通员工。他们抛家舍业坚守岗位,他们淡泊名利甘于奉献,他们积极进取乐观向上。他们在平凡岗位上展现出光辉亮丽的一面。

  2月底,中国石油报“走基层”第三报道组由昆明到曼德勒,沿中缅油气管道行进640公里,深入采访管道建设者。这里向您讲述3名女员工的动人故事,展示她们的真情实感。

  我和夕阳有约会

  她结婚不到一个月就告别家乡,每年在家仅一个月;

  她长期奔波在施工一线,被烈日晒得黝黑,依然说“来这后悔一阵子,不来后悔一辈子”。

  3月2日,缅甸眉谬,夕阳西下。在管道五公司G203机组的施工地——“49号桩五连坡”上,中缅油气管道的一位“缅甸女质检员”停在山坡稍作休息,痴痴地望着夕阳。在夕阳余晖的映照下,一抹甜蜜的微笑掠过她的嘴角。

  她叫高姗,是管道五公司G203机组的质检员。她皮肤黝黑,瘦削的身体在红色工装里来回晃荡。

  去年9月7日,高姗在老家黑龙江完婚;当月22日,她就起程奔赴缅甸。新婚还不到一个月就出差,一走就是近一年,丈夫不埋怨吗?

  “他不敢。他走得比我还早呢。”高姗笑道。丈夫胡凯江是去西气东输二线南宁支干线。

  高姗和胡凯江从东北石油大学毕业后,来到管道五公司工作。2006年,两人开始到兰银管道上线工作。西二线西段、东段的工地上都有他们的身影。

  管道建设项目时间长,开工时员工上线,竣工时才能回家。其间少则几个月,多则一两年,尤其是国外项目,中途回家探亲的机会很少。有时,两人不在一个项目工作。他在家时,她在施工现场;她在回家的路上时,他已再次出发。即便在一个项目工作,他们也经常是一个在项目部,一个在机组,一年能聚在一起的时间就一个月。这也是他们在2007年就登记结婚,4年后才举行婚礼的原因。

  来到缅甸后,高姗更忙了。G203机组被拆分到几个工地施工。所以,她不仅要干质检员的活,而且要干技术员的活。

  在G203机组的施工地,有5个首尾相连的陡坡。每个坡的坡度约为30度、高几十米。由于陡坡途经中缅油气管道线路的第四十九号桩,所以被称为“49号桩五连坡”。在暖风和尘土的裹挟下,记者翻过3个坡就花去半个小时,累得汗流浃背。高姗每天要顶着烈日,在“49号桩五连坡”上走两三个来回。时间一长,皮肤黑得就像当地缅甸人。监理、甲方员工初见她时,都笑称她是“缅甸女质检员”。

  每天19时,高姗才能返回驻地。报进度、整资料、输数据……所有工作结束,已经到半夜。高姗习惯性地打开QQ。当发现丈夫没在线也没留言时,她有些失落,心想:加班一定没结束。

  电话也是联系两人的纽带。但在缅甸,电话线路出问题是常事,并且,两人同时有空的机会不多。上次通话,还是一个多月前过年时。当时,高姗决定在除夕前两天打。因为她知道,除夕当天,往家打电话的人会排很长的队。

  早已知道管道员工辛苦的胡凯江,在高姗参加第一个项目时就反对。理由很简单:女孩子不该那么苦,要过规律的生活,将来有了孩子,还有时间照顾。高姗的父母和妹妹也“轮番轰炸”,劝她早日告别这种工作。妹妹从青岛赶到任丘,只为阻止高姗去缅甸。

  执拗的高姗顶住压力,坚持认为“年轻人在基层锻炼是一生难得的机会”。

  “来这后悔一阵子,不来后悔一辈子。”高姗说得很轻松。

  现在,高姗每天最开心的时候就是看着夕阳落山时。她和胡凯江谈恋爱时,就到很多地方看过夕阳,还拍了各种夕阳的照片。高姗觉得,这是他俩最浪漫的约会。工作后,他们约定,想念对方时就看看夕阳。

  高姗说,看见夕阳,就像看见了他。

  戴“孝”坚守安全岗

  她独自抚养5岁的孩子;

  她是安全员,她所在的机组安全成绩斐然;

  她的父亲去世时,她还在施工现场;

  她说“一个机组只有一名安全员,我不能请假”。

  管道五公司中缅管道项目部G201机组的安全工作成绩突出。3月3日,记者来到这个机组在缅甸的施工现场。本来想了解机组的安全措施,但安全员工装左臂上的黑色“孝”牌引出了另一个故事。

  去年12月29日傍晚,曼德勒洋溢着迎接新年的气氛。一名女子手捧一沓纸钱,来到曼德勒郊外的一个十字路口。这天,是她父亲出殡的日子。她双膝跪地,慢慢点燃纸钱……

  她叫杨改霞,是G201机组的安全员。74岁的父亲在任丘去世时,杨改霞正在曼德勒附近的管道施工现场。

  火苗变成火焰,映红了杨改霞的脸……

  来缅甸前,杨改霞就已离婚,独自带着仅5岁的孩子,父母已过古稀之年。去不去缅甸施工?杨改霞犹豫了。父亲说:“我身体挺好,你放心去吧。”母亲说:“孩子我帮你带。给国家做贡献,全家人为你骄傲。”去年7月,杨改霞起程了。从不送她的父亲步行两公里送她上车。

  火焰渐渐变大,纸钱在火焰的拥抱中蜷缩起来……

  缅甸的工作紧张而有序。性格开朗的杨改霞不仅人缘好,而且工作出色。她为机组员工制作了100多个防蛇袋,经久耐用;她在施工现场排除隐患,事无巨细。她常说,要成为一名合格的安全员就要有责任心。这种责任心,让G201机组在管道局中缅管道项目过去5个月的月度安全考核中,获得一次第一名,三次第二名。

  去年10月,杨改霞得知父亲住院的消息,心提到了嗓子眼。电话里,父亲只说,还是眩晕的老毛病,你不用操心。

  火焰在视线里渐渐模糊,杨改霞的嘴唇微微翕动……

  父亲去世前两天,家人录了一段父亲的视频。父亲嘱咐她,保证自己的安全才能保证同事的安全。老人笑着说:“你不用急着回来,我已经出院了。要好好工作,等你回来后我们全家去旅游。”

  去年12月27日6时15分,父亲因骨髓瘤撒手人寰。当晚,杨改霞得知消息,一夜无眠。

  几天后,管道局中缅管道项目部要进行安全大检查。G201机组的机组长李建国对杨改霞说,这几天你就休息吧,调整一下情绪。

  当最后一张纸钱化为灰烬,杨改霞忍不住哭出声来:“爸爸,你说你的身体挺好的,为什么不等我回去啊?”纸钱燃烧的青烟卷着痛哭声袅袅升空。远方,残阳如血。

  大检查当天,杨改霞身着红色工装,头顶黄色安全帽,手持步话机,臂戴“HSE监督员”袖标,像没发生过什么事一样来到施工现场。只是在工装左臂上多了一个黑色“孝”牌。

  难舍焊花的许大姐

  她今年43岁;

  她是管道局在中缅油气管道项目中唯一的女焊工;

  男焊工干的活,她也能干;

  有人劝她换换岗位,她说“我就喜欢干电焊”。

  3月初,在中缅油气管道项目缅甸段G202机组采访时,机组长李生玉告诉记者,由于在山区段施工,没办法展开大兵团作战,他只好把机组一分为三,进行沟下焊接。

  沟下焊接时,直径1016毫米的管道一放下去,2米多宽的管沟就显得非常狭窄。挤在管道和防塌棚之间一个体态较胖的焊工,引起了记者的注意。

  一遍填充焊接完成。当这位焊工摘下安全帽时,一张中年女性微笑的脸呈现在大家面前。

  “她叫许国红,是管道局在中缅油气管道项目中唯一的女焊工。她工作时任劳任怨,下班后是机组里快乐的中心,是我们的许大姐。”李生玉说。

  顺着陡峭的竹梯,记者下到沟底,趁着工作间隙和许大姐聊了起来。

  今年43岁的许国红在技校里学的是电焊,工作20多年来干的一直是电焊。同龄的女焊工有的辞职,有的调到后勤部门,只有她一直坚守到今天。

  记者问:“是不是大伙都叫您大姐呀?”

  “也有不少叫阿姨的,好多都是90后了。”许大姐笑着说。

  “换个轻松点的工作不是更好?”

  “一到荒郊野外,一和年轻人待在一起,我的心情可好了!家人、同事、同学都劝我改行,我一直不肯。我就喜欢干电焊!”说完,许大姐咯咯笑了。

  “您总这么到处跑,孩子咋办呀?”

  “我的孩子学习好,可省心了。再说,我爱人总在家,有他呢。”一谈起孩子,许大姐露出自豪的笑容。

  “体力能跟上吗?”

  “没问题!别说现在在小机组,就是大机组流水作业,一天50多道口下来,我也跟得紧紧的。”

  在中缅油气管道项目,许大姐没有请过一天假。机组的员工大都比她小,她就承担起照顾他们的责任。尽管劳累了一天,晚上回驻地后,她还经常帮同事洗衣服、缝补衣服。有时,同事的衣服太脏,她嫌洗衣机洗不干净,会用手一点点洗干净。

  午饭时间到了,许大姐从梯子爬上来,洗手、吃饭。吃饭时,经常有人拿她的胖开玩笑。许大姐不仅不生气,而且还用筷子夹起一大块肉,一边大口嚼着,一边说:“吃了肉,咱才有力气干活!”

  吃饭的过程被好几台相机记录着。许大姐这时表现出女性特有的腼腆。

  “别拍了。你们把大姐拍得都不会吃饭了。”有人打趣道。

  吃完饭,大家聊了一会儿,许大姐又顺着梯子下到管沟里开始焊接。

  采访结束后,记者向许大姐告别。她举起带着厚厚焊工手套的右手,笑着对我们说,下一个工程再见!

(中国石油报记者 林培军 高照, 图片摄影  余海)


 
管理维护:国务院国资委信息中心  网站电话:010-63192334 Email: webmaster@sasac.gov.cn
国务院国资委总机 :010-63192000   国务院国资委地址:北京市宣武门西大街26号(100053) 京ICP备030066号 网站地图